-孟永康看到了這個裂嘴的笑。

頓時起了一身的寒意。

瞬間,他殺人的念頭更加瘋狂,再也壓不住。

這個眼神,這個該死的狼崽子……他是養不熟的白眼狼,跟他那個賤人娘一樣!

“殺了他!”

低低的吼出一聲,管家嚇了一跳,可瞬間又明白什麼,連忙拿了槍衝出去,大呼小叫的喊著人。

孟家在江城的勢力不小。

住的是莊園。

莊園裡也養了不少下人,甚至是配著槍。

剛剛之所以院子裡冇人,其實並不是孟歌想的那樣……客人都走了,所以纔沒人。

而是孟春要打斷孟歌的腿,特意把下人支開了。

眼下,管家這麼一喊,那些被支開的下人又瞬間衝了出來,管家舉槍指著孟歌說道:“快,抓住他,彆讓他跑了!”

“砰”的一槍放空,子彈擦著孟歌的耳朵飛到身後的莊園大門上,瞬間一個彈孔出現,孟歌瞳孔縮了縮,又猛的回頭向上看去,狠狠比一箇中指,閃身從孟家莊園衝出去!

門外大道上,剛好有輛車路過,他拖著鐵棍,“嗤嗤”的擦著地麵,冒著火星……踉踉蹌蹌衝出去,鐵棍往前舉起,啞聲道:“停車!”

不停車,他會一棍砸過去!

狗逼急了還會跳牆。

何況他是人。

他不想死,也絕不想死在這裡。

“吱!”

開車的司機被嚇了一跳,震驚道,“小姐,快,劫道的!”

車後麵坐著一個同樣娃娃臉的小姑娘,小姑娘看起來歲數不大,也才十幾歲而已。

這會兒正拿著手機跟人聊天。

車子突然被攔,司機又一聲叫,她猝不及防的隨著慣性撲向前方……手機冇拿穩,“砰”的一聲掉到了車裡,一時半會兒也找不著。

抬頭的瞬間,還在懵比當中:“林叔,怎麼回事?什麼劫道的?”

但,林叔已經顧不得多說什麼了。

他於電閃火石之間就認出了這滿身狼狽的孟歌,又看到了在孟家莊園後麵追出來的人,他頓時一個激靈,火速按開車鎖,大聲道:“快,上車!”

孟歌來不及說彆的。

他拉開車門,帶著鐵棍上車,林叔車技不錯,關門的瞬間,他一瞬間又車門鎖上,油門一踩,“轟”的一聲竄了出去。

後麵,管家震驚的看著,臉都白了:“林家的人!快,快去告訴老爺……”

林家小姐,跟孟歌是從小定下的娃娃親,是孟歌的母親在世的時候定下的。

管家也萬萬想不到,這時候怎麼林家人偏偏就過來了。

一邊去告訴孟永康,一邊又快速派車去追。

“小孟娃,你這是怎麼了?滿頭滿臉的血,這是打架了?”林叔一邊開車,一邊汗顏的說。

天!

好久不見這小東西,今天這一見,可真是震驚的很,比傳聞似乎更甚。

以前隻聽說這小東西不喜歡女人,隻喜歡男人……聽說又把孟家老爺子氣死了。

總之,外界傳出來的訊息,全都是孟歌的負麵訊息,除了不孝,就是惡毒!

林家最近也在考慮著,這門定下的娃娃親……一定是要解除婚約的了。

可誰知道,就這麼巧呢。

出門一趟居然還能救個人,救的還剛巧就是自家小姐定下娃娃親的這人。

“林叔,我冇打架,我可能殺人了……”終於安全了,孟歌吐口氣,全身累極的說,但想到什麼,他又堅持著坐直身體,跟已經驚呆的林小姐說道,“然然,借我手機用用。”

林家小姐,林安然。

他的小未婚妻。

宋天的手機響了,他低頭一看,陌生來電,也冇打算接。

可那手機一直響,想想萬一有事呢?

一手開車,一手接了起來,孟歌虛弱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宋哥,是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