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子打在身上,劈裡啪啦的響。

盛梟從車裡跳下來,瞪著江野道:“江小子,你本事大了,敢對我這麼說話?”

老子以後可是你的半個嶽父,小心回頭給你穿小鞋!

“要不然呢?”江野一點都不怕,先是冷冷的壓了壓眉間戾氣,低頭把懷裡的小姑娘鬆開。

仔細看看她,頭髮絲上好像有一片沙子……瞬間心情就更不好了。

冷聲道:“彆以為你是小風的師父,我就會對你網開一麵!盛梟,我是兵,你是賊,IBI在獵人榜上對你的賞金高達三億!”

還是美金。

顧北風倒也知道這事。

但她一直冇有細想過。

眼下聽江野這麼一警告,忽然就眨了眨眼,然後很認真的拉了拉江野的衣袖,悄聲說道:“哥哥,白榜上麵,師父值三億美金啊……”

江野:……

眼底的戾氣立時消散。

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順便把頭髮上的那片沙子拂走,嗯了一聲道:“這錢不算多。”

“嗯,是不太多。”小姑娘認真點頭,然後咧嘴說,“可是哥哥……小錢錢也是錢啊,蚊子肉也是肉。肥水不流外人田,要不我們?”

一起賺了這筆小錢錢噠!

唔。

小姑娘被帶壞了。

不過這樣挺好,他喜歡看她這樣活潑而接地氣的一麵,而不是每每總是在他麵前裝乖巧,他早就心疼的不行。

“盛梟。”

江野轉頭,漆黑的目光危險的半眯而起,“你是自首,還是我們送你自首?”

盛梟:!!

盛梟整個人就震驚了,臥槽槽槽了……這小徒弟太冇良心了吧!

這就轉眼把他賣了?

隻不過就是三億美金,至於這麼賣師父嗎?

關鍵是還當著他的麵!

就這麼嘀嘀咕咕嘀嘀咕咕……這還有天理冇?

一瞬間,心都痛了,手捂著左胸,氣得不行:“北北,我是你親生的師父!從小養你這麼大,你就這麼對我嗎?”

顧北風也覺得這事不太地道,弱弱的咬著手指頭說:“可是小錢錢好香啊……反正你天天換臉,也能跑出來。”

所以,那三億賞金什麼的,等於白拿?

江野:!!

一言難儘的目光盯著自家小祖宗……那麼,他是該聽到,還是裝冇聽到呢?

好半天,才無奈道:“寶兒,彆鬨。”

IBI資金也有限啊,三億美金不是大風吹來的,但一定不能被大風吹走!

“可是真的好多小錢錢。”小祖宗還在糾結……三億美金換華幣,那就是好多好多大錢錢。

她喜歡。

“乖,哥哥有錢,哥哥給。”江野抽了抽唇,摸著這祖宗的小爪爪哄。

總之,身為執行官的他,是真做不到讓這種不道德騙賞金的事情,在他眼皮子底下眼睜睜發生的。

他的錢就是她的錢。

他都給她。

至於IBI……算了,這個組織成立起來不容易,求放過。

“哦!那好吧!”小祖宗最後糾結一下,看在哥哥的麵子上,放棄了。

順便看向盛梟那張又換掉的臉皮,長長的歎了口氣:“老頭兒,師孃呢?”

盛梟:!!

目瞪口呆瞪著這個不孝徒,差點給氣成心梗。

這會兒終於想到古香淩,立時手忙腳亂轉身回去,拉開車門,耳尖悄悄就紅了:“香淩,這是我徒弟,小風,你來見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