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說,風揚臉色都變了!

能夠足足炸沉一座小島的武器……那怎麼可能是普通的武器!

那絕對是毀滅性的!

風揚抹了把臉,不敢往深裡再想,隻覺得嗓子乾得厲害:“不……不太可能吧!那種大型的殺傷性毀滅性武器,不是誰想有就能有的,他不可能會有!再者,整個無名島也冇多大,他要真有那種武器,也瞞不住的。”

古明花也怔怔看著顧北風畫下的那個圓……隻覺得世事無常。

她以為自己已經走出了地獄,可冇想到,她也能隨時再回到地獄之中。

明花明花……她當初的這個名字,是明日黃花的意思嗎?

“是明日之花。”

顧北風淡淡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她不嫌棄她冇有皮膚的手指,也不嫌棄她如魔鬼一般的身軀。

她微微靠在她的身上,將一隻嫩白的小腳丫從沙子裡提出來,把剛剛畫下的圓抹去。

目光悠悠,看著遠方道:“不會有事的,相信我。”

古明花:……

剛剛升起的那些低迷之意,一下就散儘了。

她伸手,小心冀冀的扶著靠在自己身上的小姑娘,慢慢覺得……陽光也不那麼燙了。

她好不容易走出深淵,見到太陽……她也依然有勇氣,再一步一步走下去。

“小風,給我說說外麵的事情吧,這些年,你過的怎麼樣。”古明花輕輕說著,顧北風勾唇笑一下,慢慢的講起了故事。

眼見得這裡風平浪靜,風揚跟高鳴對視一眼……兩人遞了根菸,走到一邊去聊天。

聊來聊去,倒是有點相見恨晚的意思。

高鳴道:“回頭跟頭兒說一聲,咱們以後有空了,要搞個聯歡……”

風揚:“搞聯歡,打架的那種嗎?”

他的身份,可不是能隨便搞聯歡的啊,兄弟!

拒絕掉:“江少是個有本事的人,我吧……隨性慣了,不太喜歡人多熱鬨,聯歡就不用了,回頭有事打電話就行,能辦的一定辦到。”

高鳴撓頭:“兄弟這麼難說話的麼?不過眼下這件事,得趕緊辦。”

誰也不知道那個喪心病狂的黑老鼠,到底會用什麼法子毀掉無名島。

假如用大型的毀滅性武器,是不現實,也是不可能的……那麼,彆的法子呢?

“毒。”

顧北風講故事講的口渴了,拿起旁邊的瓶裝水,擰蓋喝了一口,又蓋上,扔到一邊。

海邊的沙灘上,有不少人,都是高鳴帶來的,也有一些無名島的百姓過來玩。

而像顧北風這樣悠閒的躺著曬太陽的人,倒也不少,也不會顯得另類。

古明花歎口氣,看著這眼下還算平和的海灘,也不知道這樣的平和,還能維持多久。

“嘎!”

急疾而來的黑色車輛,揚著沙子停在了顧北風兩人不遠處。

顧北風以手遮了陽光,懶洋洋的抬頭看過去。

陽光,海灘,藍天下。

男人如同神降一般,邁著一雙逆天的大長腿,向著顧北風這裡走過來。

顧北風緩緩勾唇,剛還懶散的眼底,一瞬間多了許多說不出的可愛。

她一骨碌翻身坐起,兩隻嫩白的小腳丫帶著微濕的沙子,乾脆盤了小腿,盤坐在沙灘上,仰頭看著男人:“哥哥。”

這一聲軟軟的叫,江野覺得……行了行了,命給你都行。

抬手捏捏她小小的鼻子,聲音低低道:“還好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