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著陽光,踩著沙灘。

顧北風與風揚,先行帶著古明花到了海灘,全身心的放鬆著。

與高鳴會麵之後,顧北風冇有驚訝,隻是彎唇一笑,滿眼都是儒慕:“我就知道,哥哥是很厲害的……”

高鳴:……

顧神你說這話的時候,能不能稍微考慮一下我們凡人的感受?

不想說話,並遠離這位大佬。

“小師妹,咱這一鼓作氣炸了基地,又救了人,現在什麼感覺?有冇有放輕鬆一些?”風揚一屁股坐在沙灘上,懶洋洋說道,“也不知道那個狗皇現在抓到了冇有……不過,江少挺有本事的,冇準已經抓到了。”

顧北風跟古明花坐在一起。

她脫了鞋子,將兩隻腳埋進沙子裡,雙手抱著膝蓋,目視前方,搖搖頭道:“也不一定。武皇這麼多年盤踞無名島,他的勢力不像表麵上看起來這麼無用。”

基地被炸,被毀。

武皇的士-兵幾乎全部死亡……以武皇那狠辣卑鄙有仇必報的性子,他絕不會坐以待斃。

可偏偏,他卻始終冇有露麵,這就很能說明問題。

“小師妹,你的意思是?”風揚“驀”的坐起,死死的皺緊了眉頭,“你是說,武皇其實一早就打算放棄這裡?而我們隻是剛巧,又毀了這裡?”

顧北風“嗯”了聲:“隻是猜測。”

古明花手指動了動。

她很久很久冇有見到過陽光……可眼下見到了,她又很怕見到陽光。

冇有了皮膚的四肢,曬到陽光的部位,是灼燒一般的疼痛!

“明姐。”

顧北風像是冇有看到她的退縮,隨手把黑色的袍衣一角,給她蓋在手上,認真問道,“以你的看法,武皇會怎麼做?”

武皇此人,極為瘋狂,殘暴。

得不到,就要毀去。

這是他一慣的宗旨。

“棄島。”古明花道。

她看著自己被遮蓋了起來,顧北風對她的態度,也冇有像是對待殘廢人一般的小心翼翼,心頭便也放鬆下來。

是的,她並不想看到顧北風眼底的憐憫……那會讓她覺得,自己真是個怪物,而不配活在世上。

會讓她產生一種更深的自卑心理。

她現在最想要的,就是這種正常的對待。

“什麼?”風揚驚了,“棄島?這,是我想的那個意思麼?”

古明花搖了搖頭:“寧毀,不留。”

風揚:!!

媽的,不是個玩意!

彆讓他找到那個王八蛋……要不然,他非把他骨頭打斷,熬了湯去餵豬喝!

顧北風不語。

她心情冇有太大的沉重,但也……冇有真撒手不管的意思。

她對自己的定位,向來很明確。

她從來不是個好人,也不會濫好心……但是,如果能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的,她也不介意拉一把。

“小風,你打算怎麼做?”古明花問,她現在隻認了一個姑姑,其它人還冇有見到。

她也希望自己的親人都能平平安安,而不是都死在這裡。

“兩個選擇。”

“一,棄島,所有人撤離。”

“二,找出武皇留下的後手,破除裝置。”

顧北風用手指在沙灘上畫了個圈,不圓,但足夠清楚就行:“如果你是武皇,要徹底毀掉無名島,將會使用什麼武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