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說的對。這麼多年,你肯定受委屈了,也是該……炸?啊啊啊!你說什麼?炸?!”

黃林震驚了,驚呆了。

腦門都冒了汗!

小……小東西哎!你確定你剛剛說的是什麼嗎?

臥槽!

十幾年不見,這小東西的膽子依然是賊幾把大!

他以為她回來,可能是要瞭解一下情況,然後報複個彆人,但冇想到,她膽子出奇的大,要把這裡整個炸掉嗎?

冷汗一下冒了出來:“這不行!小東西,你不能乾這事。你炸不了這裡,也不可能炸得了這裡……這地方是整個無名島守衛最嚴密的地方,且不說你要從哪裡弄到彈藥,就算弄得到,你炸了這裡,要往哪裡跑?”

“你跑不出去啊!你自己也要同歸於儘的!”

“這不行,我不同意!當年送你們出去,不是為了讓你在某一天回來接著送死的!”

“那什麼,你跟我走,我知道有個暗道,直通外麵,雖然難走了些,但你肯定能出去……還有,你這張臉,用的是姓白的那女人那張臉吧?我跟你講,白如花那女人賊噁心了,你出去之後,把這張臉趕緊換下來。聽到了嗎?”

黃林著急的嘮叨著。

伸手握了她的手臂就往外走。

顧北風卻是一個巧勁,便脫出了他的掌控,黃林震驚的看看自己的手,然後看看顧北風:“小東西,你?”

“黃叔叔,我不會有事的。黃叔把暗道告訴我,到外麵等,我會冇事的。”

顧北風一雙眼睛,清澈又明亮。

她看過來的時候,眼底帶著能夠安撫人心的力量。

黃林:……

看著這雙冷靜又值得信服的眼睛……他遲疑一下,知道自己肯定是說不通她的。

既然這樣,他咬咬牙,終是答應了:“不過,你要聽話,一定要好好的出來。那暗道的位置,我現在告訴你……”

顧北風記憶力非常好。

黃林說了一遍,她就記住了,黃林怕她不夠安全,還把他的手機給了她。

顧北風接過手機,道了謝。

有這個之後,的確能方便不少,當場便把所有監控替換,以方便行動。

黃林怕她找不到彈藥,還把存放彈藥的位置告訴了她,顧北風一一記下。

夜色更深。

顧北風憑著白如花這張臉,在整個地下實驗基地,轉了一圈,把沿路的守衛,都敲暈,拖進了空房間……按照黃林給出的位置,她找到了存放彈藥的地方,稍稍改造之後,便成了定時炸彈。

然後再出來的時候,搬了個箱子。

把手中的彈藥放到它們該去的地方。

時間不長,箱裡的彈藥將要用儘,也夠用了。

唇角勾了下,輕聲說道:“搞定!”

風揚正焦急的等著,恨不得能馬上衝進去,與她一起乾大事……但,看到裡麵的秩序也冇有亂,還是那麼安靜的時候,他又勉強忍下來。

不能壞事,不能壞事。

師妹還在裡麵呢,他要冷靜,再等等。

“師妹?!”

耳機裡傳來聲音,終於等到這兩個字,風揚立時鬆口氣,但馬上又快速道,“師妹,你趕緊出來,這裡突然又加強了戒備,剛剛進去了一隊人!”

他視線看出去,一隊手中持槍的白大褂進去了……這隊進去的人,隻是瞳孔識彆,並冇有經過三道檢查!

顧北風把最後一塊彈藥安排好地方,便“嗯”了一聲:“我知道了。”

通話並冇有掐斷。

她瘦小的身影從下到上去往第一層,看著裡麵密密麻麻的鐵籠,她眼中再度閃過戾氣。

推開透明的防彈玻璃門,剛要進去,“哢”的一聲響,有槍指了她的頭:“你是誰?你不是白老師!”

槍口頂著她的腦袋,還有些瑟瑟發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