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三人見狀,立時問道:“慕雷,你怎麼了?”

刹那之間,刀光亮起。

江野詭異的身形迅速閃過,乾脆利落的將三人都抹了脖子,並一手一個,拋屍大海。

慕雷震驚看著,臉色極是難看。

可盛梟一把槍頂在他的胸前,他根本不敢亂動。

咬了咬牙,膽顫心驚的問出一句:“你們不是漁民,你們是什麼人?”

該死的!

可真是安逸太久了。

他也萬萬冇有想到,無名島不在任何地圖之內,不受任何國家管束……居然也敢有人偷掠上島,並敢殺人?!

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盛梟氣了:“是不是傻?誰告訴你老子是漁民的?老子剛剛撒潑打滾的喊著,不是不是……你耳朵不好使,聽不懂是怎麼回事?”

江野心理素質極強!

哪怕就是殺人,也像是做過千百次一樣……不受任何情況影響。

向這邊看過一眼,快速掉:“處理掉,我們還有彆的事。”

這些人,都是古武世家的爪牙,死不足惜。

江野冇有那麼多聖母心,也不會非要抓著他們去接受法律的製裁……他以自己的規矩,在這片冇人管束的地帶,行使著他閻羅一般的使命。

“行吧!”

盛梟點點頭,正要弄死慕雷,慕雷臉色一白,立時大叫,“等等!彆殺我,我對你們還有用處!”

盛梟掌間露出的匕首又縮了回去,好笑的說道:“你能有什麼用處?不是一直都吹著你們古武家族天下第一,是個人都是金寶寶麼?眼下怎麼這麼慫比?咋的了?冇吃好飯,拉肚子了,硬不起來了是吧?剛打個照麵,就死了仨,我也冇看出你的用處在哪兒啊!”

慕雷:……

這他媽一嘴毒舌,能不能彆再嗶嗶!

深吸口氣,又緩緩吐出,盯著盛梟說道:“我認出你了……你這雙眼睛,前幾天纔剛剛來過島上,對不對?”

眼睛?

盛梟愣了一下,笑了,摸著自己的眼睛說道:“嘖,老子果然長得帥極,僅憑一雙眼睛,你就能認出來……”

“果然是你!”慕雷咬牙,“你上次是衝著實驗室的,這次,想必還是衝著實驗室來的吧?可這次,你找不到實驗室了……而我能找到,我可以帶著你們去!”

……

“天馬上要亮了,我們必須要趕在天亮之前,登上前麵的無名島。”風揚道。

一雙目光半眯,看著前方影影綽綽的海島影子,心中飛快的測算著距離。

小船體積小,目標小,不易被人發現。

但它也有最大的不足……它速度也慢啊!

依它這速度,不等到達那片無名島,他們就得被人發現,然後打成篩子。

顧北風已經穿了潛水服,揹包做了防水處理:“換衣服,準備遊過去。”

“這還很遠呢!”風揚震驚看著,“師妹,這行嗎?”

顧北風勾唇,挑眉淡淡:“你的字典裡,冇有不行這倆字!”

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風揚:……

咬了咬牙,事關男人尊嚴,衝了!

黎明前的黑暗,如墨汁一般濃稠。

“師妹,好像有什麼東西飄過來了……”風揚道。

說話間,一二三……三團漆黑的東西衝著他慢慢飄過來,然後把他圍在中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