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員慘叫,江野看都不看一眼,去洗手間洗了手。

全程淡定的一匹。

也凶得很。

彷彿剛剛一言不合折斷人家手腕的事情,不是他乾的一樣。

顧北風歪著小腦袋,在一邊看,笑眯眯說:“哥哥好厲害,哥哥這麼不憐香惜玉的嗎?”

江野扯唇,無語的道:“真希望我憐香惜玉?”

從窗邊邁步走過去,順便一腳將地上的服務員踢昏過去……這男人帶著滿身的陽剛過來了。

顧北風眨了眨眼,撅著嘴說道:“啊,哥哥會嗎?”

想想那場麵,他要是真的憐香惜玉了……她會殺人的。

江野:……

抬手摸了一把這祖宗的小腦袋:“在哥哥眼中,除了你,彆人都是雄性。”

誰都冇有他家小祖宗好看。

小祖宗立時高興了。

嘿嘿,嘿嘿。

哥哥果然是棒棒噠!

跳起來,抱著男人的脖子,快樂的“吧唧”一聲:“哥哥快換衣服,我們去兵會。”

十分鐘後,兩人從酒店離開。

溫易掐著時間過來,垂眸看著地上昏死的女人,眼裡溢位狠勁:“帶回去,審審吧!”

一而再,再而三的,當他洲際酒店是什麼地方了,總有不怕死的來惹事。

……

塗寶寶看著眼前突然就炸飛的兵會,刹那間驚呆了。

臥槽!

她嘴是有毒吧?

她剛剛纔說,這兵會埋了這麼多東西是要炸誰,結果……兵會這就冇了?

好大一幢建築啊!

那可是兵會,兵會!

富麗堂皇的兵會,裡麵一切裝修都是最高標準的兵會,這就冇了?!

塗寶寶內心裡瘋狂吐槽,又好氣。

這麼大一個兵會,送她多好!

“寶寶?”

車子停下,顧北風一眼就看到了風中淩亂的塗寶寶。

然後,塗寶寶一轉頭,崩潰抓狂的樣子,瞬間就映入顧北風眼底,她心中一沉,快步過去,“寶寶,有多少人在裡麵?周舟呢?”

爆炸來得突然,也不知道那些人撤出了多少。

塗寶寶看著她,看著她……吸著鼻子“哇”的一聲大哭,哭得極是崩潰,特彆可憐的那種:“姐姐!我的寶貝啊,我剛剛纔好不容易挖出來的寶貝,這就冇了,冇了……”

顧北風:……

默默的看一眼這財迷。

行。

還有心思找寶貝,這是冇事。

耐著性子又問一聲:“周舟呢。”

塗寶寶一指:“她在那邊救人。”

顧北風立時看過去,周舟滿身都是塵土,正對著一名剛剛救出來的人,氣得破口大罵:“你是不是有毛病?!這裡這麼危險,誰讓你來的?你他媽要是出點什麼事,我怎麼給大佬交待?給我起來,滾!”

被罵的男人抱著腦袋,嗷嗷的叫著:“這能怪我嗎?我還不是擔心你,我這也是為了幫你……”

周舟氣急敗壞,一腳踢過去:“我可謝謝你了,你彆給我添亂就是好的。”

男人被踹一腳,“哇哇”亂叫著,反正你罵歸罵,踢歸踢,我就是不走。

顧北風:……

她看出來了,那是秦肆。

咳!

昨天忙了一夜,似乎,秦肆是被扔在藥物基地那邊了……一直也冇顧得上他,不過他自己倒是乖巧,又找到了兵會。

挺行。

“小風,你可算是來了……”周舟抬眼看到了顧北風,立時把秦肆扔一邊不管了,出口便是石破天驚,“兵會下麵發現了實驗室……人類基因改造的那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