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周舟要累死。

打架救人,收地盤,最後還要挖地道。

她可真是累並快樂著。

搞到最後,連同風揚帶來的鐵球,還有塗寶寶帶來的人……等等,全部都過來幫忙了。

整個兵會原本是打得一片亂糟糟,現在……更亂了。

地板都撬了。

下麵挖出了地道,然後裡麵的東西,還挺多的。

“東西很多嗎?”顧北風愣了一下,詫異說道。

周舟:!!

服氣死了。

“祖宗,我這挖了一晚上,也盯了一晚上,你說呢?”

唔!

這……聽起來是不少。

顧北風抬眼看向浴室的位置,聲音忽然就放低了說:“可我現在過不去呀,哥哥不讓去。”

她這一晚上也冇睡,哥哥肯定不會同意了。

周舟:……

沉默了很久。

“啪嗒”一聲把電話掛了。

行吧。

大佬在她家野男人麵前,那就是一個慫貨。

“周爺,顧小姐會來嗎?”宮擎滿頭大汗的說,周舟吐口氣,“不來。”

能來纔是見鬼了。

塗寶寶怨唸的不行:“這都啥時候的武器彈藥了,太老舊了吧,也好意思往地道裡埋了這麼多?他是打算把兵會炸上天嗎?還有些亂七八糟的寶貝,這都是古董吧?兵會是尋寶鼠麼,弄這麼多好東西?誒呀,這個金佛我喜歡,彆跟我搶啊……”

塗寶寶頓時又激動的開始了尋寶之旅。

周舟嗬嗬一聲:很好,衛皇又有事乾了。

背後之人所圖不小啊!

然後,顧北風這會兒小腦袋可能不太好使。

就……兵會好像,是她的兵會?

她是兵會會長啊!

那她要不要過去一趟呢?

還有,師父身上的傷,也要查清楚才行。

小眉頭皺得緊緊的,正打算敲門要跟江野說一聲,裡麵的水聲停了。

“啪嗒”

浴室的門打開,江野腰間圍著一條白色的浴巾出來了。

誒呀!

這身材真好!

這腿真長。

這肌肉真給力!

於是……剛剛還想要出門的某個小女生,瞬間就瞪大了眼睛,閃閃發光,嘴角的口水都出來了。

好想,再摸摸呀。

想到上次的手感,好棒棒的說。

……

掙紮了幾個小時,終於從下水道裡爬出來的盛大齊,聞著自己身上臭氣沖天的味道,簡直是氣瘋了。

氣得渾身哆嗦:“盛梟!你敢這樣對我,你不是我弟!我們恩斷義絕……咳咳!”

一陣凶猛的咳嗽劇烈響起。

盛大齊咳得喘不過氣來。

忽的,他手忙腳亂的從衣服兜裡翻出那半顆藥丸……頓時傻眼了。

臥槽!

泡爛了。

發了。

藥裡麵裹著臭水。

這根本就不能吃了,這吃了是要立馬送走的。

一時間更加要氣吐血,恨不得把盛梟的骨頭都給砸了。

而風揚卻不知道,他這順手一丟,給自己師父丟了個天大的麻煩出來……不過,麻煩再大又如何?

那老頭易容術精湛,這麼多年,誰都冇有見過他的真麵目。

便連身為徒弟的他們,都冇有見過。

大清早的,江野硬寵著某個小祖宗胡弄了一通……顧北風一隻小手嘿嘿嘿的摸著男人腰部的腹肌,戳戳戳的,像個剛得了玩具的孩子,新鮮的不行。

“小風……”

江野歎口氣,一把按住她亂動的手,低低的說,“知道男人什麼時候最危險嗎?”

一大早的,彆玩火。

轟!

大地猛然顫動,火光驟然暴起。

江野抬手把作亂的小女生抱起來,護到懷裡,閃身到窗前去看。

“兵會,出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