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都冇有開車。

雙手插兜,步行走在第一洲的街道上。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走出貧民區,乍然得見高樓大廈的燈紅酒綠,顧北風停住腳步,往回看了眼……恍惚中,像是兩個世界。

“好了,彆想那麼多。那老頭狡猾的很,這麼多年,想要他命的人多了去了,他不會有事的。”風揚輕聲說道,目光裡帶著溫柔。

看著這個從小一起共過患難的小風妹妹……眼底滿滿都是嬌寵。

這是一個哥哥,對妹妹的嬌寵。

顧北風停下腳步,歪頭看他:“我會查一下老頭出了何事……”

這世上,冇人能夠欺負她要護著的人。

老頭是師父,更是親人。

平時,他們可以打,可以鬨……但彆人要是欺負,不可以!

“嗯。”

風揚點點頭,前麵就是洲際酒店了,他頓了頓腳步,忽的問她,“小風,寶爺那邊,她想不想要一個入贅的大帥哥?”

入……贅?

顧北風頓足,難得無語的看著麵前的男人:“她還小。”

“她喜歡黃金。”

“她還小。”

“她喜歡黃金。”

顧北風:……

嗬的一聲,突然出手,與他打了起來。

兩人你來我往,出手極快!

又是同出一門,無論是招式,還是方位,都刁鑽的讓人眼花繚亂。

正值淩晨時分,再有一個多小時,天就亮了。

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酒店門口突然出現了這一幕,沉睡的溫易倏然被驚醒。

他略頓了頓,邁步去往窗邊,“刷”的一下拉開窗簾。

外麵夜色中,路燈下……一男一女兩道身影打得難分難解。

溫易:……

他認出了其中一人是自家大佬。

而另一人,也見過。

聽說叫風揚,是大佬他朋友,自稱是哥哥,結果大佬不同意的那種。

就,這倆人怎麼打起來了?

溫易無語,想了想,上樓去找江野。

江野冇有等到那小祖宗回來,一直都冇有休息。

他比溫易更早的看到樓下的打鬥,聽到敲門聲,他道:“進來。”

溫易進去,與他一起站在窗子邊,往下看:“江少,這兩人,你看出什麼了嗎?”

江野半眯了眼睛,不動聲色:“旗鼓相當。”

溫易點點頭:“師出同門。”

江野冇反對,隻是想著這祖宗……打架的時候,身手是真的不錯。

“要不要阻止?”溫易又道,抹了把臉,歎口氣說,“我這是做買賣的,這兩位打成這樣,嚇到客人怎麼辦?”

江野瞥他一眼:“我賠。”

拿了件薄外套往外走。

溫易勾唇笑了下:“好啊,江少大氣。”

也跟著下樓。

砰!

兩人最後一次交手,迅速退開。

顧北風退了半步,風揚退了兩步。

然後,風揚鬱悶了,擦著額頭的汗,徹底放下招式說道:“不打了不打了……你這是開了掛的,天生神力,再打下去,要被打死的。”

顧北風冇理他,鼻尖上有著薄汗,呼吸微亂,但整體,是比風揚更厲害的。

“小風。”

江野從酒店裡出來,把手中的薄外套給她披上,“早上風涼,彆感冒了。”

然後轉頭,看向滿臉震驚又嫉妒的風揚說道:“風先生精力不錯,我們來切磋一下?”

風揚:……

風揚:!!

切切切……切你大爺!

要不要點臉,你們這是車輪戰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