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天生力氣大,跟塗寶寶這金剛芭比有得一拚。

再加上這撞來的力度……江野硬是半步冇退,把她穩穩接住。

左手摟著她的腰,右手輕撫著她軟軟的髮絲,眉眼在這醫療室裡麵掃一圈……唇角掀了掀,目光軟了下來:“好了好了,冇事了。是我的錯,寶寶不生氣好不好?”

顧北風馬上又變身乖寶寶,眼睛瞬間委屈得巴巴的,眼淚要出來了。

江野:……

顧神你大可不必。

還是歎口氣,把她抱了抱:“哥哥錯了,以後改,嗯?”

“真的嗎?”懷裡的祖宗抬頭,眼淚汪汪吸著小鼻子看他,趁機提條件,“哥哥以後不會不要北北,也不會放開北北的手……哥哥要永遠對北北好,是不是這樣的?”

江野一頓,北北?

這會兒還能想到改名字了?

唇角扯了扯,大手輕輕擦去她的眼淚,低下頭道:“嗯,不會不要北北,也不會再放開北北的手,所以,北北不哭了,嗯?”

小女生用力點頭,見好就好。

瞬間咧開嘴,笑出一個燦爛的暖陽。

江野:……

目光閃了閃:“小風,不好聽嗎?”

“好聽好聽。”小女生連忙又說,掰著指頭數,“可是小風好多人叫,北北是哥哥一個人叫。”

這樣啊!

江野挑眉,心情瞬間就好了。

再次摸摸她的頭,又捏捏她的小臉:“好的,北北。”

可是相對於北北,他更喜歡叫她顧神,寶寶,或者是……寶兒。

兩人往外走,旁若無人的親昵,然後走出去了。

醫生推著衛涼呆立在當場……眼睜睜看著這一幕,恨不得自己變身透明人!

啊啊啊!

就,你們能不能顧忌一下衛皇,衛皇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衛涼的臉色的確不好,比死人更像死人的那種。

他看著麵前兩人這般親昵,心頭有個地方,似乎在漸漸炸開,又合攏,然後緩緩冰封。

是了。

他隻是一個廢物,他雙腿不良於行……

“噠!”

一個紙團從外麵飛進來,衛涼抿了抿唇,彎腰把紙團撿起。

隻看了一眼,剛剛冰封的地方,瞬間又春暖花開。

他的小北,一會兒就來找他。

“回去吧!”

衛涼輕聲的說,把那個紙條小心翼翼的收起來,放在懷裡最靠近心房的地方,讓醫生把他推出去。

此時,來晚的尹月跟尹西園終於到了。

尹西園也是個傷員,比自家少主傷得更重,這會兒相見,差點哭出來:“少主,都是屬下愚笨……”

“嗯,你是愚笨。傷好後,訓練加倍。”衛涼截斷話頭,淡淡說著,尹西園一噎,默默的忍了下來。

一個字不敢說。

尹月:……

瞪他一眼。

知道少主心情不好,還往槍口上撞。

邁步上前,接過醫生手中的輪椅:“少主,可以回莊園了。”

“嗯。”

衛涼答應一聲,想到什麼,又說,“叫管家準備一份美味的晚餐……雖然時間晚了些,但一定要精緻。另外,把奶片都拿出來。”

她愛吃。

都給她。

尹月扯了扯唇,臉都快綠了。

真的,少主你大可不必!

那顧小姐剛剛被江先生帶出去的時候,兩人甜的很啊,真的不用再吃奶片加糖了。

半小時後,皇家莊園,顧北風再次給衛涼鍼灸。

外麵沙發上,江野一邊冷著臉等人,一邊跟高鳴通話。

“頭兒,慕益伯跟慕悅跑了!還有,突然冒出一批不知來路的人,要跟我們搶地盤啊!”高鳴氣急敗壞的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