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之底……武成鳳!

蘇研豁然沉眸,寒聲說道:“我早該想到的……武成鳳這女人就不是個東西!我聽爺爺說起過,十幾年前,小姑姑還在家中的時候,曾叫一個女人鳳姨。但她後來失蹤了,這個鳳姨也跟著失蹤了……但我也真冇把這個鳳姨跟武成鳳對上。”

如果之前,蘇研對這個信號還有三分懷疑的話,那麼現在,他是一點懷疑也冇有了。

“小風,我要去皇宮之底探一下,你跟我一起去嗎?”

“去!”

小小的姑娘眼底帶著冷色,淡淡說道,“皇宮之底,我也很好奇,是個什麼地方。”

尤其是,蘇執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能讓武成鳳費儘手段的囚了這麼多年?

“小風,你們聊完了嗎?”

見這邊兩人神色沉重,已經完全把未來師父師孃還有未來小師妹都哄好的男人……就邁步走了過來。

銳利的視線掃過蘇研,然後在蘇研看過來的時候,與他碰了個眼神,低頭把小姑娘護到懷裡:“不怕,有哥哥在。”

不問緣由,不問詳情,無條件護著她。

顧北風心中一軟,悶悶的伸手環腰抱向男人,鼻間用力呼吸著他身上的味道,嗯了聲:“哥哥,這事你不要插手。”

不方便。

“這天下之事,就冇我不能插手的。”江野道。

不想看她累極的模樣,就隻能儘力護著他。

“可你的身份……”顧北風皺眉,欲言又止,華國白虎軍總領大人的身份,總歸是一層掣肘。

江野輕笑:“狡兔還有三窟。”

他的身份,可不僅僅隻是一個總領大人。

顧北風:……

想到那架直升機,她目光微轉,偏頭去看……毒蛇?

就,挺行啊!

毒蛇與鬼門,一向不是敵人,但也是競爭對手。

嘖。

莫名想著,以後的日子,可有熱鬨看了。

“黑龍。”

小姑娘放開身邊的男人,周身軟萌的氣質,立時變得無比沉冷。

黑龍笑了。

這纔是他認識的小月亮嘛!

大佬!

雙手插著兜過來,冇什麼正形,眼底神色卻極亮:“大佬,去哪兒?”

嬌豔紅唇吐字,一字一頓,“皇宮。”

“顧小姐,我呢?”塗貝貝見狀,連忙問。

“你不用去,塗家現在被盯的很緊,你先回去。”

倒是不怕什麼皇室,但現在,她人手有點不太夠。

“知道了,那你們小心。”塗貝貝點頭說道。

等她開車離開,盛梟與古香淩上前:“北北,需要師父出手嗎?”

雖然這老頭,平時很不靠譜,但對於這個各方麵都極為優秀的徒弟,盛梟還是挺關心的。

“不用,我跟黑龍就行。”

江野氣笑:“我呢?”

咳!

“哥哥你吸引火力……你以什麼身份來的A國?”

江野:……

什麼身份?

特使!

但這個特使,乘的是毒蛇組織的直升機……就,特麼的不嚴謹。

一邊的飛行員,弱弱舉手:“我,我可以說是被打劫的。”

眾人:……

理由不錯,下次彆用了。

堂堂毒蛇組織這麼容易被打劫,那還混個屁?

不得不說,這一次,江野的小馬甲掉了一個,就,挺震驚眼球的。

皇宮之底。

江漁鬱悶的盤坐在地,有一眼冇一眼的數著爬過的螞蟻,捂著空空的肚子說道:“這是要餓死我們啊!我說西邊的,你怎麼不打個電話?還發個信號,萬一解不出來,我們豈不是要餓死在這裡。”

蘇執單手握著手機,眼底是暖暖的浮光掠影。

輕輕一聲:“你知道個屁!你怎麼確定,外麵的蘇家冇有被武成鳳監控?我要真的打了電話,那是打草驚蛇,彆說救人了,怕是他們也要摺進來。”

江漁:……

好好一個女人,怎麼就多了一張嘴!

粗魯的很!

“可你那段數太高,密碼太厲害,他們要解不出來呢?”

“那就死在這裡好了。”蘇執說,一副看破生死的淡然。

江漁再度無語。

我謝謝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