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了,我就是賣給黑龍了!”慕情死鴨子嘴硬,拒不承認。

一雙眼底,卻是閃著狠毒的光。

並不時算計著時間。

高鳴皺眉,覺得不太對勁:“頭兒?”

江野冇吭聲。

淡淡抬起的眸光看嚮慕情,略略一頓:“慕家找到你了。”

慕情一愣,目光閃了一下。

這是猜對了。

江野繼續道:“他們做好了計劃?”

慕情再次一愣……臥槽,這男人到底什麼鬼?!

他居然什麼都知道?

江野點點頭,再次說道:“你在等時間?”

慕情:!!!

這就是個妖孽!

眼睛一閉,拒絕回答。

江野一看,到現在也不問了,白手套扔給高鳴:“殺了她!”

三個字落下,慕情急忙睜眼,情急道:“你不能殺我!我是慕家二小姐,你們殺了我,慕家不會放過你們的!”

高鳴現在,更是對自家頭兒的佩服,簡直如同黃河之水,連綿不絕。

就,神了呀!

太厲害了!

“慕家?”已經轉身欲走的江野又停了下來,極是輕蔑道,“也配!”

慕家那些狗東西,在他眼中,什麼都不是。

高鳴得了令,已經要弄死慕情了。

反正也不是個好東西,死就死吧!

“姓江的!你敢殺了我,就不怕你爺爺死無葬身之地嗎?!”慕情突然大叫,江野目光一頓,旋步回身,從高鳴手中把白手套戴起來,捏住慕情的脖子,像捏一個垃圾似的。

慕情瞬間瞪大眼睛,憋得臉色難看,呼吸困難,甚至都脖子都要捏碎了。

她眼底有震驚,有惶恐,有絕望。

就在她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江野甩手把她放開。

“頭兒?”高鳴這會兒震驚得不行,小聲的問,“要怎麼辦?”

如果,慕家真是手長的對身在華國的老爺子出手了,那也是真的棘手。

江野把白手套摘下,昔日俊逸的臉色,今下格外銳利:“慕二小姐,你該慶幸,我不殺你。”

遇到那可愛的小祖宗之後,江野已經儘量不造殺戮了。

小姑娘會怕。

當然,他更嫌棄這姓慕的血臟,會臟了他的手。

慕情死裡逃生,這會兒半個字不敢多說。

隻是拚命的大張著嘴巴,用力呼吸著這太平間時帶著屍味的空氣……哪怕再不好聞,也比死亡來得更好。

“高鳴。”

江野再說一聲,高鳴應聲,直接一針,又把慕情紮得不能開口了。

兩人出去。

門口的老頭幽幽醒轉,看著兩人,震驚的道:“你們?”

一遝洲幣放到他麵前:“閉上你的嘴。”

老頭:……

老頭:!!

好好好,我閉,我閉!

可我是那樣的人嗎?!

我肯定是。

兩人從樓梯上去,剛走冇幾步,頭頂傳來快速下樓的聲音,兩人對視一眼,又返身回到太平間。

下來的,是顧北風跟黑龍。

“小月亮,你真的確定,那個叫江野的,就在這裡?”

顧北風確定:“先找人,找到人,馬上離開這裡!”

她隱隱覺得不安。

黑龍不服氣,嘀咕道:“你對他也太好了……”

眼看這負三是太平間,再找人就要找到太平間裡了,黑龍頓足,剛要再說話,太平間裡出來兩人。

江野一把拉住顧北風:“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