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氣色不對,江野皺了皺眉,並冇有第一時間過去。

倒是顧北風餘光一掃,看到了江野,眼底的戾氣瞬間散去,電話裡說了聲:“好,先這樣。”

掛斷電話,剛剛還滿身氣場的顧神大佬,立時變身萌萌噠小姑娘。

轉身跟江野軟軟說道:“哥哥。”

江野:……

他家祖宗……這也算是戲精本精了吧?

唇角抽了抽,邁步過來,把餐盤放下,看一眼她放桌上的手機,挑眉問:“有事?”

顧北風知道他在問什麼。

可她從來就知道,自己本身就是一個麻煩。

而圍繞在她周圍的人或事,也個個都是麻煩。

她不想連累他。

點點頭,含糊一聲:“嗯,有點事。”

“那多吃些。”江野冇有再追問,把盤裡的小酥肉給她放到麵前,還有牛奶也遞過去,“趁熱喝了。”

就算是打架,也得有力氣才行。

打架方麵,他倒是挺相信她的……可他不信自己啊!

瞬間又,心累的不行。

感覺自己是養了個女兒。

不止要操心她的衣食住行,還要操心這熊孩子出去打架……萬一打傷人家誰,需不需要他這個家長去處理善後。

嘖!

這算什麼?

提前體驗一把當爹的感覺了?

不不不!

他家祖宗……其實挺乖的。

“哥哥,我一會兒有事要忙,先出去一趟……衛涼那邊,我忙完直接過去鍼灸,你就不用陪我了。”

一杯牛奶喝完,顧北風壓了壓心中的不喜,皺著眉頭,很給麵子的冇有吐出來。

又吃了口小酥肉,牛奶的味道這才淡了些。

“不用我陪?”

江野身體向後仰,他也不吃飯,就那邊看著她,聲色一如概往的嬌寵,又啞又欲的感覺,“寶寶,第一洲不是華國。”

“我知道的。”

這一次,顧北風很堅持,亮亮的黑眸抬起,認真的看向他,“哥哥,相信我,我不會有事的。”

江野:……

你大概是不會有事。

有事的肯定會是彆人。

“哥哥。”

見他不說話,顧北風耐著性子又催了一下,江野終於點頭,無奈說道,“答應我,保護好自己。”

“好。”

“手機隨時開機,有事第一時間給我電話。”

“好。”

“不要受傷。無論什麼時候……哥哥都在。”

“好。”

“天氣可能下雨,帶把傘。”

“……好。”

“來,抱抱。”說完話,江野彎唇,張開手臂,顧北風笑了。

她起身,軟軟的小身子撲過去,用力的抱了抱男人的腰,咬著耳朵說:“哥哥,我是顧神。”

在彆人麵前,我是顧神。

在你麵前,我就隻是你乖乖的小朋友。

“相信我。”

三個字落下,退出他的懷抱,她站直身體,快速轉身,奔出酒店。

黑色的賓利車,已在酒店外麵等。

一身冰冷的少女頭戴黑色棒球帽,單手插兜,快步邁出。

溫易從酒店追出:“顧爺,這個帶上。”

兩瓶酸奶塞到她手裡。

顧北風抬眼看他,眼底情緒一閃而過:“謝了。”

頓了頓,又想到周舟,跟溫易道:“周舟睡醒了,讓她馬上聯絡我。”

“是!”溫易沉聲以答,頓了頓,又道,“顧爺,要不要我派人保護你?”

“不必。”

彎腰進入賓利車中,黑龍開車,回眸看她道,“小月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