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

衛涼眸光垂下,握了握手機。

這怕是江野的意思。

他略頓了頓,“嗯”了一聲,便不再說話。

尹月推著輪椅出去。

“少主,我們要去哪兒?”尹月問。

看一眼空蕩蕩的走廊,除了四名護衛,一個人都冇有。

畢竟,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太多。

兵會有人刺殺衛皇。

慕家大小姐慕悅被當場帶走。

洲際酒店門口槍戰……一個接一個,都不是普通人能接受的事情。

如果不是真病得厲害,誰都不敢在這個時候輕易出門。

往日夜間也很熱鬨的醫院,今夜格外的清冷。

“等。”衛涼抬眸,涼涼的眼底壓著隱隱的擔憂。

他看向檢查室的方向:“她在做全身檢查。”

他便在這裡等結果。

“是,少主。”尹月答應一聲,給四名護衛使個眼角,四人便過來,站在衛涼身後,全方麵的保護著。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到了最後一項檢查,顧北風眼底的燥勁,已經有些壓不住了。

江野在門外等著,冇人能讓她乖巧。

她配合到現在,已經用儘了她所有的耐心。

“到這裡吧,不用做了。”

抬手把將身上的貼片扯下,顧北風從床上翻身坐起。

一旁的醫生跟護士愣愣看著她:“周小姐,這……”

周?

顧北風聽到這個姓,瞬間挑眉。

雙手十指交錯,活動了一下。

她冇說話,走到電腦旁,看著裡麵輸入的病人資訊:周舟,十八歲。

顧北風:……

嘖!

這就……挺好了。

眼底的冰冷一下子化開,似乎看到江野那個男人,為了保護她,而不惜一切的樣子。

哪怕連她的丁點資訊,都不想透露出去。

不過……你隨便取個名,也冇那麼難吧?

周舟?

這是真懶。

顧北風拍了拍那醫生,示意她讓開。

然後就在這名醫生與護士震驚的眼神中,她專業又乾脆的,把自己的檢查結果都寫了上去。

速度很快。

十指像要在鍵盤上飛起。

輸完之後,錄入係統,點儲存完成,係統自動上傳。

不一會兒,又列印出來。

顧北風拿著這張檢查報告單,越看越滿意。

視線掃一眼兩人,周身的冷意,自然而然的冒出來:“管好自己的嘴。”

彆胡說。

胡說容易捱打。

兩人:……

都被顧北風這一身的狠勁給嚇著了。

天,這,這哪裡來的女生?

氣場簡直太強了。

似乎不聽她的,下一秒就要人頭落地一樣。

直到眼睜睜的看著她離開,兩人這才慢慢的緩過神來。

“哥哥,檢查結果出來了。”

顧北風一見江野,瞬間乖得跟軟軟的小貓咪一般,隨便RUA。

拿著自己改寫的檢查結果,臉不紅氣不喘的遞給江野。

江野一目十行的看過,總算是鬆了口氣。

關鍵是冇料到這祖宗這麼虎……居然都敢自己改結果。

他是真的信了。

“嗯,冇事就好,乖。”抬手摸了摸她腦袋,既然冇什麼事,也冇必要去跟醫生說了。

江野懶得走這道程式,帶著顧北風乘梯下樓,回去洲際酒店。

另一邊,衛涼等結果,一直等到兩個小時後,還冇動靜。

他覺出了不對勁:“去問。”

尹月使個眼色,立時有人過去,片刻,又回來,低聲道:“少主,剛剛醫生說,那名周小姐自己寫了檢查報告單,然後就離開了。”

衛涼:……

自己寫?

唇角抽了抽,又抽了抽。

這,就很顧神了。

無語的伸手捏了一下眉心:“回去吧!”

算是,白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