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需要出門,好好冷靜一下。

江管家剛好走步回來,詫異的看著汽車轟鳴著竄了出去,還嘀咕一聲:“少爺這麼晚了,怎麼又出門?車開這麼快可不好,得讓他慢點開……”

一邊搖頭一邊進門,抬眼就震驚的看到明明已經開車出去的自家少爺,正陰沉著臉下樓。

腦子“嗡”的一聲懵掉,結巴了:“少爺,你在家啊,那剛剛是?”

“顧北風。”

江野“刷”的一下從管家麵前掠過,速度快得轉眼就看不到人了。

“誒誒……這是鬧彆扭了嗎?少爺我跟你講,她小姑孃家家的,愛玩,你彆生氣,你千萬彆打她啊!”江管家連忙轉身又往外跑,簡直操碎了心。

江野:……

打?

打是不可能打的,摁死可行?

“怎麼纔來……你這都半小時了。”孟歌在機場等得都快頭禿,一見顧北風就嘮叨,好氣的感覺,“我說風姐,你可真是有了男朋友就忘了哥們了,好歹咱們也是同生共死過的,你整整磨蹭了半小時,是想等得我變白髮?”

顧北風看他一眼,不想說話。

孟歌不開口還好,還是一個精緻的娃娃臉BOY,小奶狗的模樣,瞧起來也可愛。

可這一開口……整個一叨嗶叨嗶老太婆!

顧北風覺得自己能忍,是因為孟歌不會逼著自己去上學。

扔給他一瓶酸奶:“閉上你的嘴!”

莫名有幾絲煩燥。

孟歌一呆,看她又喝酸奶,驚了:“怎麼又喝?你的症狀……不是都好差不多了嗎?”

“冇壓住,出了點事。”顧北風說著,眼睛裡漸漸又溢了絲紅色出來,孟歌就懂了,麵色有幾分凝重:“……算算藥量,你如果一直在服用的話,症狀是可以減輕的,可現在看起來更重了,是出了什麼事?中間斷了藥?”

“被賣了算不算?”顧北風一口把酸奶喝完,酸奶瓶子捏扁,扔到一邊的垃圾桶裡,眉眼上挑,拉著又煩又燥的氣息,孟歌一愣,“祖宗,你冇開玩笑吧?誰能賣了你?”

誰能?

自然是有人!

顧北風不想說這丟人的事,轉手又拉開第二瓶酸奶,說道:“藥冇了,我缺一味原材料,你想辦法給我找來。”

江野在家裡不讓她喝酸奶,她剛剛在來機場的路上,就順手買了一件,二十四瓶。

考慮要不要藏好,免得再被冇收。

孟歌:……

祖宗就是祖宗。

摸了摸鼻子,認:“行,既然你不想說,我也不逼你。隻是,你控製點喝,酸奶喝多了,營養不良。”

就她這個樣子,跟半年前兩人最後一次相見時,又瘦了不少。

大夏天的,她居然還穿一件長袖,真不怕熱嗎?

很快,第二瓶酸奶又喝完,顧北風揚手把空瓶子扔掉的瞬間,孟歌猛的出手,握住她的手腕。

在她回神的時候,他已經迅速把她衣袖上推……一眼看過去,就怒了:“該死!誰給你紮了這麼多針?!瘋了嗎?!”

女生瘦弱的手臂上,青青紫紫的全是針眼。

有近期的,有遠期的……看上去觸目驚心,這些是比那些吸食某毒的不良分子,還要更過分的注射痕跡!

“唔,冇事,已經過去了。”顧北風使了個巧勁,輕鬆的掙脫他的禁錮。

孟歌眼睛都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