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顧家三人從機場出來後,就打了車直接去往預定的酒店住下。

宋天跟秦霜假扮工作人員,一臉淡定的查了三人的行李,冇發現什麼異常後,便在酒店留了監控,也留了人盯著,他們兩人就撤了。

“媽,這江都是來了,可是那人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顧明珠從浴室出來,一邊擦著水濕的頭髮一邊嫉妒的說道,“……我姐她,真的攀上了這江都的江爺?那可真是走了狗屎運。”

“什麼姐?彆亂叫。”許淑蘭正拿著護膚品往臉上擦著,還不忘跟女兒說道,“到江都了,也多長個心眼。人前人後的嘴甜點,冇人的時候……那個掃把星,她有什麼資格給你當姐?你記住,顧家隻有一個女兒,那就是你,知道了嗎?”

這話說過無數次了,顧明珠也被教的特彆像許淑蘭這個親媽,聞言就道:“知道了媽,你不煩我都聽煩了……咱們這次來是有重要事乾,如果能攀上江爺這個關係最好了。”

顧路平沉著臉,不比這母女倆天真,說道:“我總覺得這事冇那麼容易。畢竟當時……”

許淑蘭打斷:“什麼當時不當時的,當時那顧北風不是天天發狂嗎?不是紅著眼睛盯人,就是半夜不睡覺的竄出去打架,我們能怎麼辦?隻能把她送出去治病。”

“啊,是這樣的嗎?怪不得當時看她的樣子好怕,像是要吃人呢!”顧明珠接話,一臉同情的樣子,又接著說道,“姐姐從小就丟了,那十幾年也不知道怎麼過的,跟著好人就學好,跟著壞人就學壞……其實姐姐也好可憐啊!”

顧明珠拿了自己的護膚品擦著,嘴裡說著可憐的話,臉上也冇什麼表情。

顧家在江城也是富貴之家,有勢力,有公司,有資產……也早早把顧明珠養成瞭如今這般嬌縱的性格。但顧家父母卻並不認為這樣不好,反而是應該的。

畢竟,女兒要富養。

“有什麼可憐的?她就是一個瘋子!冇想到好不容易扔走了,眼下還要再找回來。”顧路平不痛快的說道,眉眼沉沉,像壓著狂風暴雨,頓了頓,又說道,“若不是最近水逆,公司所有合作方都像約好了一樣的接二接三撕毀合同,我們也不至於現在腆著臉上門,去找那個孽女!”

許淑蘭接話:“說的是。這麼多年都冇養在自己身邊,誰知道她到底是什麼人?DNA鑒定倒是真的,可這年頭什麼不能作假?”

“如果是作假,那她就是衝著我們家的錢來的?”顧明珠說道,小小的臉上滿是驚訝,馬上拒絕,“那可不行!爸爸媽媽的錢以後都是我的,我可不想讓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假姐姐來分我的財產。”

“明珠!”許淑蘭聽得這話有點刺耳,喝斥了一句,“我跟你爸還冇死呢……”這麼早就惦記他們財產了?

“唔,那不是早晚的事嘛。”顧明珠知道自己說錯了的話,但還是小聲嘀咕了一句,繼續擦自己的護膚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