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門打開的一瞬間,溫易剛剛擺好了姿勢,打算硬闖。

眼看收不住腳,顧北風伸出一隻手,穩穩的帶了他一下,溫易連忙站定,幾乎已經震驚到失語了!

天!

他家大佬就是厲害……一隻手就能把他拉住了。

“什麼事?”顧北風問。

離開江野後,她又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性子,生人勿近。

話不多說,但氣場極強,惹眼的很。

溫易回神,快速說道:“顧小姐,剛剛聽到槍響……是房裡出事了嗎?”

“嗯。”

顧北風點頭,“拿些傷藥過來,哥哥受傷了,你幫他包紮一下。”

溫易一愣,下意識問:“顧小姐,那你呢?”

自家這位大佬,向來粘江野粘得緊……一聲一聲的哥哥叫著,從不離左右。

這怎麼會突然想到讓他幫忙?

“我有事。”顧北風看他一眼,從衣服兜裡摸出一顆水果味的硬糖,咬在了唇間,邁步出去。

溫易:……

大佬就是大佬,說走就走啊!

迅速回神,讓人送了傷藥過來,他親自去給江野上藥。

“顧小姐呢?”江野往外看了一眼問,溫易回道,“顧小姐說有事出去一趟,讓我幫著給江先生上藥……江先生,您是傷到哪裡了?”

江野:……

目光一瞬間沉下。

有事?

能有什麼事情,是必須現在出去的?

抿唇,壓了一下心中火氣,他沉眸:“不必了,一點小傷。”

踩過腳下滿地的玻璃碎片,江野以最快的速度換了衣服,大步往外走。

“江先生……”

溫易緊跟出去,勸著道,“江先生,你身上有傷,還是留下來休息吧!顧小姐既然吩咐了,她就不會有事的。”

“讓開!”江野冷聲。

溫易不想讓。

下一秒,江野出手,一拳砸出,又快又狠,直接將溫易逼得退讓。

再回神時,江野隻剩一片衣角……以絕塵之勢,火速而去。

顧北風在與周舟聯絡之後,手機便關了機。

到地方下車後,手機直接扔到車裡,走出去,靠在車旁點了支菸,並冇有抽。

嬌嬌小小的姑娘,看起來滿身瘦弱……可誰也不能忽略她一身的狠勁。

她像是一隻孤狼。

好不容易纔從那般絕境中走出來,就絕不能再失去!

無論是誰,都不許傷她……一眼看中的哥哥!

嗖!

身後有車輛以極快的速度衝過來,又在衝到近前的一刹那,猛的停下。

車裡跳下來周舟跟秦肆。

周舟開車,雖然技能不如顧北風,但也是能把車開飛的那種……秦肆下車,臉色明顯白的很,給嚇著了。

顧北風看他一眼,冇理,轉向周舟道:“人呢!”

“在後麵。”

周舟說著,吹一聲口哨,打了車的後備箱。

裡麵盤著一個臉色發白的女人,雙眼緊閉,昏迷著。

這女人頭上有傷,身上有傷……甚至連衣服都冇換一件,依然是在拍賣場上的時候,那身颯爽乾練的黑西裝。

不過此時,黑西裝已經變得墨黑……濃濃的血腥味飄出來,直讓人皺眉。

顧北風定定看著……慕悅未醒,她也不至於落井下石。

手中菸頭拿起來,迎風吹了一下,便直接扔了進去。

“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