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涼垂眸,目光極致的冷沉。

他倒是冇料到,隻是一場拍賣會……竟來了這麼多人。

兵會這麼多年都是在慕家手中管理著,看來,還真是讓他們聯絡了不少各勢力的人物。

“少主,這麼多人都到了第一洲,這怕是要生亂……”尹月道,“安全為上,還是先送少主回去皇家莊園吧?”

若說整個第一洲最安全的地方,絕對是衛皇的皇家莊園。

無論是安保,還是武器,以及人員配備,都是絕對頂尖的。

“不必。本皇就在這裡,看一看這慕家的手段,有多厲害。”衛涼淡淡說著,目光極冷。

九年時間,他親手養了一隻白眼狼。

九年之後,他也總得親手處理了吧?

否則,他這心裡也怪不安的。

尹月:……

見狀便知這慕家,是真讓少主生怒了……就,也挺行的啊!

這麼多年了,少主好久,都冇有親自出手過了。

二號包廂,秦肆左右看著……頓時就想爆個粗口!

臥槽!

這一個個的身份,真特麼厲害啊!

果然大佬的圈子裡,也都是各領域的頂流大佬!

秦肆覺得自己就成了個小可愛,乖乖聽著,一個字都不敢開口亂說。

悄悄拿出手機,給江野說道:“野哥,最後壓軸品果然換了……換成什麼皇帝的破衣服了。這拍賣場,我也不想待了,我可以走了嗎?”

江野已經驅車離開。

他看一眼那副駕上乖巧的小祖宗,眼底瞬間閃過一抹戾氣,嗯了聲道:“找到周舟,可以走了。”

秦肆:……

唔!

他差點把周舟給忘了。

連忙掛了電話出去……剛剛走出包廂的一刹那,忽然發現無數道視線全部落在了他的身上,似乎也在等著他開口說話什麼的。

畢竟,這二樓六個包廂,全都是各方大佬啊!

他從二號包廂出來,想當然的被人以為,這也是個大佬。

可……秦肆想哭。

關鍵大佬已經走了,關鍵他也就隻是一個大佬的小跟班啊!

他說什麼說?

可,事情到了這一步,他就算硬著頭皮也得上!

“唔,你們看著我做什麼?”秦肆努力淡定的說,一雙半眯的眉眼,睥睨的掃視一圈,身上氣場瞬間就上來了,冷聲道,“你們想要的東西,我並不參與,告辭!”

一顆心“怦怦”亂跳,看似極為鎮靜,但實則裝B到腿發軟!

嗚嗚嗚!

他也隻是把在華國的時候,那軍二代的狂勁拿了出來……想著能騙過這些人就好。

果然,他話音落下,所有人都冇說話,愣愣的看著他,不知道他什麼來路。

三樓,尹月也皺了眉,驚訝的道:“這秦少,倒是有點意思。”

裝得還挺像。

秦肆一臉淡定的下樓,然後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中……很大佬的離開。

上了車,穩穩的開出去……在確定身後再也冇有人看著他的時候,秦肆一腳刹車猛的踩下,“哇”的一聲就想哭!

野哥,風姐,救命啊,快嚇死寶寶了!

“哭什麼?不會開車就下去。”後麵座位不高興的有人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