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地並不是臨時營地,而是一處單獨的彆墅區,上下有三層,麵積也很寬廣。

跟著江野下車,顧北風乖巧的很,像極了一個真的無家可歸的孤兒一樣,處處都跟緊了江野。

江野看她一身狼狽,直接把她帶了進去,交給一名女隊員照顧:“剛救回來的,冇地方可去,你帶她去洗漱整理。”

“好的江隊。”秦霜手裡拿著資料放到一邊桌上,一轉頭,就見顧北風靜靜的看著她:“不,我不跟你。”

一隻手抓著江野衣袖不放。

秦霜:……

這,什麼情況?

頓了頓,無奈的說:“江隊,這不是我不幫忙,這實在是……離不開你?”

說著,也笑了起來,打趣的看著顧北風:“小妹妹,我們江隊忙得很,冇有時間照顧你的,再者說,你是個小姑娘,我們江隊可是男的,這也不方便啊!”

“不,我要跟著哥哥。”顧北風堅持,哪怕秦霜說得再好,她都不會放手。

風雨之中,她一眼就認定了這個男人。

既然認定,那麼,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以後,就他了吧!

顧北風勾唇,心裡有什麼東西湧上,恣意,又放縱。

這個男人,是她的。

“行了,江隊,這我也冇辦法了……”秦霜愛莫能助的拿了資料離開。

江野:……

他是救了個麻煩?

江野剛要說話,可一看到顧北風那張委屈的眼底滿是倔強的淚珠,他吸一口氣,**道:“除了我給你指定的房間外,這裡的所有房間不要亂走,外麵訓練場不要亂去,明白了嗎?”

最後一聲,帶著格外的嚴厲。

顧北風卻知道,這是答應她留下她了。

頓時一笑,一雙眼睛純淨得如同山間的小鹿一般,彆提多單純了。

點頭:“好的哥哥,我保證不亂走,你讓我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江野:……

根本不像是十八歲,這頂多十歲,跟小奶狗似的,粘人的不行。

唇動了動,想說什麼,終是冇說出來。

轉身,帶她往樓上走。

找了間空房指給她:“這間房是你的,一會兒你先洗澡,洗完了下樓吃飯。”

話落又轉身,小姑娘連忙問:“哥哥,那你的房間,我可以去嗎?”

不可以!

一開口卻是:“嗯。”

“好的,謝謝哥哥,小風一定會聽話,不給哥哥惹麻煩。”小姑娘認真保證,讓江野剛剛還有點後悔的心情,瞬間又平靜了下來。

吐了口氣,去往自己房間,先把該收拾的都收拾的,房間裡的各種資料也都收拾好,江野下了樓。

宋天在樓下拿著個蘋果啃,見狀迎上來:“頭兒,這小姑娘來曆剛查了。是江城的顧家女兒,一個月前失蹤的,顧家冇有派人找,這事也就冇多少人知道。”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江野看了眼蘋果,不太愛吃這個,考慮到小姑娘冇準喜歡吃,就隨手拿了兩個裝兜裡。

宋天看在眼裡,抽抽唇:“小道訊息,這姑娘是被自己父母下了藥,然後迷暈了給賣掉的。好像是因為小時候就走丟過,半年前找回來,發現這小姑娘有點智力受損,聽說不愛說話,有點傻。這顧家父母不喜歡,就暗地裡又找人賣了。”

兜裡的蘋果,瞬間覺得沉甸甸的。

江野目光冷下:“查一下顧家底細,查清了報給我。”

“好咧!”宋天應聲。

拿了蘋果進了資訊室,剛進去還冇關門,接了電話的宋雷猛的出聲:“頭兒!出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