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北風看著江野,也乖巧的笑著。

這大佬,隻要是江野,她什麼都可以給他。

他是她黑暗生命中,唯一的那道光。

她喜歡他,也好想抱著他親親啊!

想要努力把她的心意傳遞給他……但現在不合適。

“哥哥……”

她軟軟叫了一聲,一雙眼睛又明又亮。

江野受不得她這叫,大手蓋了她的眼睛,又被她一把拉下,小聲說道,“哥哥,我說真的,兵會有好多好東西喲!”

一旁被扔開的慕悅:……

眼睜睜看著這一幕,幾乎要氣瘋了!

“顧北風!當著我的麵,你想要乾什麼?你們華國的人,都有這種毛病,看上什麼就要硬搶的嗎?”

“還有江先生,我剛剛說的話,你最好考慮一下!華國再厲害,還能比第一洲更厲害嗎?你在華國,也不過就是個赤狐小隊的隊長而已,我能看得起你,那是給你臉!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顧北風除了在江野麵前有個好脾氣。

在彆人麵前,從來都是冷的。

眼下慕悅如此覬覦江野,這還有完冇完?

她目光沉下,乾脆說道:“看來慕小姐不打算交人了……既這樣,那我就自己搜吧!”

慕悅狠狠瞪她一眼,嗬嗬道:“那顧小姐搜的時候可千萬要多注意點。畢竟我兵會的東西都是好東西……要是碰壞了一個,你也賠不起。”

江野挑眉:“何須用賠?小風如果想要,都個兵會都是她的。”

還用得著賠?

顧北風:……

咳了聲,抬手摸了摸鼻子……哥哥你說得對。

秦肆立時樂了。

大佬你們這狗糧撒的,能把人氣死吧!

慕悅喉嚨湧上了一抹血腥氣……想殺人,又生生忍住!

一雙目光更是刹那就紅了,她死死的盯著顧北風,又盯著江野……她怎麼也想不明白,江野是眼瞎了嗎?

竟然真的看上了顧北風!

但,她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人家都說了:如果她想要,這兵會都會是她的……她還能說什麼?

她就算再怎麼說第一洲厲害,說慕家厲害,江野就這一句話,就能把她的臉打腫!

她深深吸一口氣,不想再被江野氣死。

她看向顧北風,眼神越發的帶狠:“做夢!想搜兵會,你還冇那個資格……”

“她有資格。”

淡淡的四個字從門口飄進來,慕悅一窒,帶著未說完的話,向著門口看去。

顧北風也向著門口看去。

江野握緊了緊,目光掃了一眼門口,便又轉了回來,一身的氣場……瞬間全開。

嗯,他不能連個廢人都比不過吧!

“從現在起,兵會就是顧小姐的。這樣的話,慕小姐心中有數了?”衛涼人未到,聲先到。

先是輪椅推進,然後便是那個一身溫潤的衛皇,出現了。

在衛涼的身後,站著尹月。

尹月推著輪廳上前,一雙目光掃嚮慕悅,轉眸又挪開,低低一聲:“少主。”

衛涼擺了擺手,尹月退到一邊。

“這怎麼可能?!”慕悅一聲尖叫,不可置信的看著突然出現的衛皇,手腳都在顫抖,“衛皇,你是不是搞錯了?這兵會是第一洲的兵會!她一個出身華國鄉下的野丫頭,這兵會怎麼可能是她的!”

她不同意,她絕不同意!

她管理兵會這麼多年,不是給彆人做嫁衣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