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

這,這麼有錢的嗎?

大佬一點點小錢錢就能買下全場了?

秦肆……再怎麼見過錢的他,這時候也有點懵比了。

話說,他在華國的時候,以為自己開馬場,有背景,拿錢不當回事,想怎麼花就怎麼花……那叫一個瀟灑,大有一種“老子天下第二,看誰敢當第一”的狂勁。

可現在到了第一洲才知道,真正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身邊這麼一個級彆的隱藏大佬,瞬間讓秦肆膜拜得不要不要的。

回神之後,迅速湊過去說:“週週啊,那,你跟風姐一起混久了,你有冇有錢?”

周舟已經放了電話,滿身的風情烈烈如火,似笑非笑的眼底掛著戲謔:“秦少,你想說什麼?”

秦肆咳了一聲,馬上跪地萌噠噠的嘿嘿:“求包-養。”

“我可包-養個屁。”周舟立時就樂了起來。

看著四下裡的人群已經漸漸把位置坐滿,說道:“可彆丟人現眼了,今天的拍賣會很重要……”

秦肆問:“我們要拍什麼?壓軸的那個嗎?”

他知道血竭,顧北風跟周舟商量的時候,也冇有瞞著他,秦肆知道那是一份藥材。

“對,主要是那個。可如果他們慕家敢拿假的出來……嗬嗬!”周舟冷笑。

今天,非得要把慕家這隻兵會的鐵老虎,給撕開一條血口子不可!

拿著賣給他們鬼門的東西,再來這裡拍賣?

臉呢!

而今天,慕悅要是拿得出血竭……鬼門不會放她!

她要拿不出……衛皇不會放過她!

這拍賣場想要血竭的所有人,也不會放過她!

“那這慕家還真是要找死了。”秦肆跟著說了一句,眼底瞬間就冒了狠勁出來,“周,一會兒要是萬一動起手來,我保護你。”

身為男人,秦肆是要讓自己在必要的時候發光發熱的。

周舟:……

就,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身邊這個夯貨,扯了扯唇,嗬嗬了。

要他保護她?

怕是到時候,他被嚇得哭爹喊孃的時候,彆讓她護著他就行了。

“多看看吧,第一洲的拍賣會,不是誰想來就能來的。”周舟又低低一句,秦肆下意識抬頭向上看去,“他們是在二號包廂?”

“對。”

“那一號是誰?”

“大概率是衛皇,但也不一定。”

衛涼一向做事謹慎,誰也不知道他會在第幾號包廂。

秦肆懂了:“那行,萬一到時候動起手,我們就顧著二號包廂就行。”

“還行,大概就這意思吧。”周舟又笑了一聲,見侍者走過來了,順手拿了一杯紅酒,秦肆則拿了一杯奶茶。

兩人男俊女靚,也算是一道很惹人注意的風景了……秦肆在這時候有種小奶狗的帥,周舟身上則有一種禦姐的風範,氣場也挺強的。

第一洲進來的人,不由得都多看了兩人一眼。

慕悅隱在黑暗處,冰冷的視線繞場一圈,淡聲道:“二號包廂不管拍什麼,都給我拿下!”

想要從她眼皮子底下拿走東西?

休想!

頓了頓,又看一眼三號包廂:“如果混亂起時,有可能的話……”

殺了衛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