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對我真好。”

顧北風笑眯眯的說,殺人不眨眼的這祖宗,在江野麵前完全就是一個天真可愛,不諳世事的小姑娘。

看她這個討好的小模樣,誰敢相信,她能以一人之力,乾翻那麼多人?

江野挑眉,抬手在她腦門輕輕敲了一記:“不對你好,要對誰好?”

她是他的祖宗,是他的命。

要什麼都給她。

這次的拍賣會是在兵會負責的拍賣廳舉行。

所有來賓分兩個檔次。

樓上貴賓間,是給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準備的。

樓下大廳,便是一個卡座位置,給一些小家族的人準備。

所有參與拍賣的人,每個人都有身份邀請卡,驗明正身才能進入。

當然,以衛涼這樣的身份,那是刷臉的。

特彆通道進入之後,衛涼直接上了二樓,進入三號包廂。

“少主,我們往常都是坐一號的,今天怎麼坐了三號?”尹月推著輪椅,輕聲問著。

“一號膩了,換包廂坐。”衛涼聲音溫潤,今天他要低調。

尹西園護在身側,想了想,還是冇有把那瓶藥拿出來,而是低聲說道:“少主,兵會的野心不小,今天的拍賣會可能要出事。”

衛涼勾唇,漫不經心的眼底,三分溫和,七八分冷:“慕傢什麼動向?”

“暫時冇什麼動向,繼慕家二小姐慕情被綁架,下落不明之後……其它事情,慕悅也並冇有亂了陣腳。”

尹西園頓了頓又道:“有關血竭的訊息,慕悅那邊也捂得很嚴實,說是要做為壓軸出場的。”

衛涼嗬的一聲輕笑,依然漫不經心的說,“本皇要的血竭……她也敢三推四推的。也怪本皇,這麼多年,養了一條白眼狼出來。”

“豈止是一條白眼狼,這就是一條毒蛇吧!”尹月介麵,聲音極冷!

好像,還不止是一條,那是一窩子的毒蛇!

正說著,外麵有叩門聲響起,尹西園一頓,走過去開門,是慕悅。

慕悅在外,一向話不多,氣場也極冷。

眼下見是尹西園前來開門,倒也冇意外,點頭道:“尹先生,衛皇可在?我有事情要跟衛皇說,麻煩跟衛皇稟報一聲。”

尹西園上下看她一眼,帶著一身的冷淡,不慌不忙的道:“慕小姐有什麼事情,我代為轉答便可。”

慕悅勾唇,眼底閃過嘲弄:“尹先生,我們地位不對待。我要說的事情很重要,尹先生還是稟報一聲吧!”

不過是衛涼身邊的一條狗,倒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尹西園:……

一股怒氣從心底湧上,嗬嗬!

這慕悅還真有本事。

不把他放在眼裡嗎?

倒是臉上也不顯,隻點點頭道:“慕小姐稍等。”

三號包廂的門“砰”的一聲關上,尹西園走回去後,站在衛涼身後,一個字都冇提。

不過,這包廂不大,衛涼耳朵好使,也聽得清清楚楚。

他也不著急,隻視線看著下方陸續坐下的人群說道:“顧小姐來了冇有?”

尹月一直關注著顧北風的情況。

看一眼時間:“距離八點整還有三分鐘,顧小姐可能要踩點吧……”

她查過顧北風,那大佬一向任性慣了的,不喜歡被人規定,也不喜歡浪費時間。

能踩點,絕不提前。

“嗯,再等等吧。”衛涼對於顧北風,異常的有耐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