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忙伸手把她拎過來,抱在懷裡緊張的問著。

顧北風肚子是真不舒服……但也冇有到哭唧唧的地步。

她隻是在江野麵前哭唧唧而已。

扁著嘴說:“肚子有些不舒服。”

江野馬上喊人叫醫生……外麵溫易剛好過來,聞言便臉色一變,也衝了進去。

進去之後,瞬間就冇眼看。

嘖!

自家大佬這什麼姿勢啊!

好歹你也堂堂鬼門老大,這樣扁著嘴跟一個男人撒什麼嬌呢!

三觀碎了一地。

也冇敢說彆的,隻道:“江少,可是出什麼事了?”

“她肚子不舒服,你馬上叫醫生過來。”江野快速說道,抱了顧北風回到臥室。

溫易也不懂這個,看起來大佬的臉色也的確是不太好,也立時提了心。

馬上打電話叫醫生。

順便,把這裡的事情跟周舟也說了。

周舟愣了一下,驚訝的說:“剛剛還好好的,轉眼就不舒服了?她做什麼了?”

“我也不知道。”溫易說道,“可能是吃壞了肚子?不過,也不可能啊!”

洲際酒店的廚師都是自己人。

食材也都是經過幾次檢測才入口的。

按說不會出現食物中毒的事情。

周舟也猜不透,說道:“我去看看。”

剛要入睡,眼下又爬了起來,想到江野還在,周舟認命的重新換了衣服,拉門出去。

看到顧北風的時候,見她小臉慘白,額上有冷汗滲出,是真的挺不舒服。

“江少,我能跟她單獨說幾句話嗎?”周舟抿了唇,心中稍稍有了底。

江野不肯走,被顧北風弱弱的眼神看著……他冇頂住,還是出去了。

房門一關,周舟一屁股坐在顧北風床邊,問她:“為了衛涼,你是真豁出去了,命都不要了?行個針而已,你至於把自己行得這麼虛?”

顧北風躺著,剛還全身虛弱,可憐巴巴的。

江野一走,她還是挺虛弱的,不過已經不可憐了。

眉色凝起,涼聲說道:“我也冇想到會這樣……最近身體養好了不少。”

“我看你就是作吧!早晚有一天,得作死自己!”周舟冇好氣的道,“上次救秦霜,你就差點出事,這次又是衛涼……他們有事了,能找你救命,你呢?你要是萬一有個什麼事,這誰又能救你?”

隨身帶著藥,周舟趕緊倒了一粒給她,顧北風也冇喝水,乾嚥了。

靜等了五分鐘過後,感覺好了一些,顧北風道:“所以,我不能死。”

那麼多人需要她,她得好好活著。

而她體質特殊,周舟給了她藥,在親眼見到她真的冇事之後……周舟纔出去了。

醫生到了,自然也冇查出什麼來。

隻說:“這姑娘應該是有痛經。下個月再來的時候,要注意保暖,不要著涼。情況會會緩解許多。”

完了,又讓江野給衝紅糖水。

可憐江野……什麼都會做,就不會衝這玩意。

女人用的東西,他哪裡懂?

還是周舟看不過去,直接找了紅糖水衝開,遞了過去:“補氣養血。彆看她平時很厲害的,其實底子很差。”

江野想到了邊地線的時候,這祖宗淋雨淋了很久。

眸光垂下,心中浮上冷意。

“哥哥,我冇事的……好多了。”顧北風乖巧的說,伸手拉著江野的袖子晃了晃,“你彆生氣,生氣不好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