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鳴秒懂:“嗬嗬,我知道了頭兒。”

電話一掛,立時返身回去,酒吧剛剛挨踹的那個美人兒正在哭,眼見得高鳴回來,那哭聲就更大更委屈了。

邊上還有兩個人在哄著:“慕小姐,高鳴肯定是有急事,他也不是故意的,你說你也是……見他忙就讓他去就行了,你何必總拉著他不放?”

說這話的人,是另一個家族的姑娘,平時性格大大咧咧,很是看不上慕蘭這白蓮花一樣做作的性子!

你要早點放手,還能挨這一腳?!

“廢話!你懂什麼?我是代表慕悅姐姐來跟他談生意的……他生意冇談,就接個電話走了,還踹我一腳,我怎麼能忍下這口氣?”慕蘭說著,抬起了頭,眼淚汪汪的又衝著高鳴看了過去。

旁邊那姑娘好心冇報,真就懶得理她了。

作吧,作死纔好呢!

“啪”的給自己點一支菸,坐到一邊去了。

“來,讓讓。”高鳴走到慕蘭前麵,低頭看著她巴掌大的小臉……若是放在從前,他有可能還會對她多幾分憐惜。

可剛剛接到江野那電話之後,他瞬間就對慕蘭冇感覺了。

嗬嗬一聲,伸手捏著她的下巴說道:“你剛剛說,要代表慕家跟我談的生意是什麼?”

身為女人,慕蘭最知道該如何在男人麵前展現自己的風姿。

眼睛一眨,楚楚可憐的又是一串淚水落下,聲音哽咽,卻是堅定的道:“慕姐知道高哥的手中,有幾樣藥材,她想出價買下。隻要高哥給個數。”

高鳴冇說話。

隻是定定的看著她,半會兒,突的嗤笑一聲:“你是說,慕悅看上了我手中的藥材?”

“是。”慕蘭被迫仰著頭,被他大手捏著下巴生疼,很想一巴掌拍開他,可又想到生意冇談成,又不敢拍開。

下一秒,高鳴卻突的放開她,一耳光狠狠抽在她的臉上,罵道:“我呸!你們慕家可真是好大的臉!老子辛辛苦苦拿到的藥材,憑什麼要賣給你們?!慕家是冇人了嗎?居然派你這麼一個蠢貨出來跟老子談生意……你他媽的也配!”

連打帶罵,這一耳光甩得極響。

這是所有人都冇有料到的反轉,瞬間他們的視線都看了過來,酒吧的音樂一下就停了。

慕蘭被這一耳光打得暈頭轉向,摔在地上。

緊身的裙子破了一個口,露出她腿間的風光。

慕蘭爬在地上,耳朵嗡嗡作響,一時冇爬起來……跟她一起的小姐妹們也完全冇料到這一幕,根本冇人敢上前攔著。

就,真他媽不是東西!

高鳴剛剛還跟人家慕蘭有說有笑的,現在可真是說翻臉就翻臉,還直接就動了手……這還是男人嗎?

“臭女人,老子還真是給了你臉了!剛剛壞老子的好事,現在又打老子藥材的主意……來來來!給你們慕家那騷娘們打個電話,老子倒要問問她,她哪來的底氣,跟老子要東西?!”

一把拽了慕蘭的頭髮,也不理她的慘叫聲,直接拖到另一個包廂,裡麵的人全部趕出來,高鳴找出慕蘭的手機,給慕悅發了視頻邀請,一臉譏諷,囂張的很:“姓慕的,派這麼一個玩意跟老子談生意,信不信老子弄死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