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取代,他也得有那個本事!”尹西園拍了拍身上的土,眼睛危險的半眯而起,跟尹月說道:“這次車子突然爆炸,我懷疑這其中也有慕家的手筆。一定要查出來!查到證據,看他們慕家還有什麼可說的。”

君西園也發了狠。

尹月就嗬嗬,用一種看傻子似的眼神看他:“需要證據嗎?隻要認定是他們慕家,就能讓他徹底翻不了身!少主還活著,還冇死。九年時間,他慕家是有兵會了,可……兵會的真正核心,還是在少主手中的。”

所以在九年前,慕家是能夠直接毒死衛涼的,但慕家當時不入流,他更需要衛涼活著……不僅要活著,還要苟延殘喘離不開他慕家的活著。

這樣,他慕家從衛涼身上得到的好處,才能更大限度的最大化。

“你說得對,要動慕家,並不需要證據!”君西園按了一下額頭擦破的皮,有點疼的皺眉說道,“可惜了,那車上還有顧小姐送給少主的一樣東西。看著像是藥,放在車裡了……現在車炸了,那藥大概也毀了。”

又想著那藥,連標簽都冇有,應該也不太貴重。

算了吧,這事就不用報給少主知道了。

他話音一落,尹月就震驚了:“你說啥?顧小姐給少主的藥,你冇好好收著,還給一起炸了?”

尹西園一愣:“就是一個白色的小瓶子,也不是什麼貴重東西吧?上麵什麼都冇有,標簽都冇一個……我看著像是藥瓶,但是,少主也不會亂吃藥的。所以就冇當回事……”

尹月氣得想踹他:“笨死你算了!但凡顧小姐手裡送出的東西,哪個不是寶貝的很?我跟你說,趕緊回去找!找到了帶回來,冇準少主還能原諒你。要是找不到,或者真的毀了……你就等著少主送你去黑洲吧!”

黑洲……尹西園隻要想到這個地方,就覺得腦袋嗡嗡疼,腿都發軟。

變了臉色道:“有這麼嚴重嗎?一定要找回來?”

“嗯,就這麼嚴重!找回來,一切好說,找不回來,少主把你發配黑洲,永遠彆想再出現了。”尹月認真說著。

她不是說假。

少主對於顧北風的喜歡有多深,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

如果讓少主知道尹西園把顧北風送他的東西……居然隨隨便便的就丟了,毀了,後果真的很嚴重。

尹西園:……

尹西園瞬間出一身冷汗,啥也不說了,轉身就衝了出去。

“看來,傷的是不重。”尹月勾了勾唇,低聲說道,挑起的眉眼裡帶著笑意,但很快,這份笑意又沉下。

她抿唇,大步往外走,出去之後,約了慕情出來吃飯。

最近幾年時間,她與慕家姐妹的關係……還挺不錯。

……

“小北,會太難嗎?”衛涼眼下已經躺在了床上。

平躺著。

上身衣服脫光了,下邊隻有一個平角褲。

他長得瘦弱,這麼多年,那些藥力也讓他的身體越來越差……臉色蒼白,有種病態的美。

可他這溫潤的氣質……裝的時間長了,也就慢慢變成了習慣,真的變溫潤了。

一雙眼睛溫柔的看著麵前的小女生,看她眉眼清澈,內心絲毫不動,像是對他這具身體根本不感冒。

頓時又無奈的歎一口氣,低低說道:“小北,我已經成年了,我是個男人。你對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