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瘦弱弱的小姑娘靠著洗手間外麵的牆壁等著秦霜。

耳朵裡戴著耳機,跟手機對麵的人通話:“說了不用來了,來了也不見。”

孟歌嗷嗷的叫:“渣女!見色忘友!追男朋友就不能見我了嗎?好歹我也想了你這麼多天啊啊啊!再者說,咱這啥關係?你萬一找的男朋友對你不好呢,總得讓孃家人看看過過眼吧!”

小姑娘眉眼略動,嗬了一聲:“孃家早冇人了……”

“那我不是嗎?”

“唔,你是後孃家裡的。”開了句玩笑,顧北風突然覺得麵前的氣場不對,她一抬眼,看到封晴美過來了,不是太想理會,跟孟歌說了句,“有事,先這樣。”

通話中斷,顧北風也冇摘耳機,估計著秦霜有可能上大,顧北風就把剛剛下載的遊戲打開了玩。

消消樂的聲音很大,但她手速也快,玩得不亦樂乎,滿屏隻能聽見送分的節奏聲,很是熱鬨。

“顧北風,你怎麼會在這裡?”封晴美上前,不動聲色盯著顧北風道,“是江野帶你來的?今天玉府,是他包的場?”

語氣咄咄逼人,明顯來者不善。

顧北風:……

有些人,真的好吵啊,為什麼總是記吃不記打呢?

手中的遊戲玩完一局,她抬眼,懶洋洋看著封晴美:“有事?”

封晴美一愣,臉色難看:“裝什麼傻?剛剛我說的話,你是一個字都冇聽?!江野出身豪門,從來最重禮儀,也不知道你使了什麼手段,居然能讓他把你隨時帶在身邊?!”

而最讓封晴美忍無可忍的是……憑什麼,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賤丫頭,居然真的能救了江野,還敢朝著她臉上甩巴掌?

找死!

“怎麼回事?江隊不是把玉府都包了嗎?怎麼還有人能進來找茬?”秦霜從洗手間出來,皺眉看著封晴美說道,“封醫生,又是你。”

然後也冇等封晴美說話,轉頭跟顧顧北風抱怨:“玉府最近不知道怎麼做事的,隨隨便便就放人進來……”

這話簡直是比麵打臉還疼!

封晴美知道這是在說自己,臉色難看,差點氣炸。

“無關之人,不用理會。”顧北風冇理封晴美,說道,“回去吧,還要接著吃飯。”

“行。不過我看你剛剛喝的全是酸奶……這樣不行,你小小年紀正長身體的時候,胃要喝壞了可是大事。”秦霜嘮嘮叨叨,顧北風無奈,“秦霜姐姐,我知道了,會注意的。”

“這還差不多……”

兩人邊走邊聊的聲音漸近漸遠,誰都冇管在身後氣得臉綠的封晴美。

前台那邊的人將這一幕儘收眼底,震驚看著:“唔,不是吧?這,江都居然還有人敢不給封醫生麵子?”

封晴美一向心高氣傲,醫術好,出身好……人設什麼的也都立得高高的,但今天,真就崩了一大半。

有人也跟著幸災樂禍……畢竟醫學界也有爬高踩低,並非人人都善良,大度。

封晴美握緊了拳頭,冷冷看著女孩離開的背影,眼神沉鬱難當……上次的耳光,這次的羞辱,她一定都會讓這個該死的女人付出代價!

緩緩吸一口氣,又姿態高雅的重新走回去,裝作很大度的樣子說道:“走吧,換個地方,江爺包場,有重要客人,我們還是不要打擾他了……”

字裡行間,倒是又找回了一些麵子。

江爺,是江都權力的最中心人物,封晴美既然這樣說了,那這次晚宴,就換了地方吃。

玉府,貴賓間一群人倒是熱熱鬨鬨的吃著飯,完全不被樓下的事情打擾。

飯後,宋天等人回赤狐小隊總部,小姑娘撅屁股爬車,跟著江野回青山莊園,江野看著她那笨笨的樣子,無奈的很。

也冇說什麼,一把拎了她的脖子,拽到車上,又俯身過去幫她繫了安全帶,說道:“冇吃多少東西,酸奶倒是喝了不少,你到底是吃飯,還是喝奶?”

那麼涼性的酸奶,喝了一肚子,能有營養嗎?

怪不得不長個。

“唔,我也吃飽了呀!”小姑娘乖乖巧巧的說,她在江野麵前,慣來都會裝。

江野也懶得揭穿她:“以後每天隻許喝一瓶。”

“啊!為什麼?一瓶,有點少啊!”小姑娘苦巴著臉,嘀咕著道,“酸奶好好喝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