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中,一聲慘叫響起,兩人依然快速逃走。

宋雷沉了臉色:“追!”

電光打開,宋雷帶了兩名隊員直接追了出去……地下血色點點,一路蜿蜒進了林子更深處。

“雷哥,這天黑林密,雨又大,他們兩人要是藏起來的話……怕是不好找了。”一名隊員低聲說道。

宋雷咬了咬牙,氣得夠嗆:“該死!眼看就把他們抓住了,怎麼就讓跑了呢?”

說起來,還是隊裡的訓練不夠……戰鬥力方麵要有待提高!

“等回去之後,訓練加倍!”宋雷說了一聲,命令回返。

頭頂直升機“轟轟”而至,在他們頭頂打下了明亮的光束。

宋雷這一次冇有躲。

他筆直的站在聚光燈下,向上揮手……顧北風側眸向下看,伸手挑起大拇指向上舉了舉,宋雷明白,立時帶著兩名隊員,返回江野所在位置!

直升機落下,顧北風手裡提著一隻揹包,從機艙裡跳出。

瘦瘦弱弱的女生,此時滿身戾氣,氣場極冷,寒聲問:“出事了?”

“嗯,被人出賣,差點就死這裡了……”宋雷快速說道,一路引著顧北風去找江野。

雨勢依然很大。

這祖宗一身黑衣,如同夜間的幽靈一般,突然就出現在了這裡……這讓赤狐小隊的所有人都震驚萬分!

哪怕他們剛剛已經見識過了她在直升機上那狠戾的一麵,此時看到她邁步而來,還是覺得如夜神一般的難以置信。

怎就……那麼有本事呢!

果然是江少看上的人。

大佬的女人,同樣也是大佬。

“怎麼樣?”走得近了,顧北風終於看到了江野……分開時,還滿身帥氣的男人,此時臉色發白,躺在更密的林子深處。

雨從密葉中落下,滴在他的臉上,莫名又有一種冷硬的觀感。

他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連續這麼長時間,都冇有休息好,再加上受傷……鐵打的人都受不住。

“風姐,你來了就好……有冇有帶藥?頭兒傷到了胳膊,已經發高燒有幾天了,再不治療的話,這隻胳膊就廢了!”宋天啞聲說。

他們這樣的人,胳膊廢了不要緊,能活著就好……可,江少不可以!

他是他們所有人的主心骨,他是他們的神!

江少要是廢了,這赤狐小隊也就完了。

而宋天正因為知道這些,所以纔在剛剛看到顧北風的那一瞬間,他眼含熱淚,瞬間就想哭。

現在,他終於見到了人,也低低的哭了出來,啞聲道:“還有,這一身濕衣,都要泡發了……風姐,有冇有帶衣服來?”

“帶了一些。”顧北風道,把揹包扔在背上,彎腰把宋天懷裡的男人接了過來,頭也不抬的再次說道,“機艙裡有一些食物,水,還有藥物,衣服,你們派幾個人去取一下,注意安全。”

而且,這個地方不能待了。

受傷這麼重,再穿著這身衣服一直不脫……這是要漚糞麼?

頓了頓,又道:“傷員進山洞,其它人分出一半警戒,另一半去取物資,分批休息!”

一連串的命令發出,冇人質疑她的決定。

尤其是在這種時候……顧北風的出現,絕對是他們星星燎原般的救星。

宋天應聲,跟宋雷道:“再辛苦一趟,你路熟,帶幾個人過去取物資,我去想辦法找些柴回來生火。”

山洞再乾,他們也需要溫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