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機場回到鬼門在邊地的臨時駐地,已經是晚上七點鐘了。

雨勢冇有要停的意思,外麵都下起了汪洋。

還好這裡的排水係統不錯,倒不至於內澇。

房間的燈光亮起,裡麵早早擺好了接風的宴席,硯鬼經這一路上的瞭解與談話,到現在已經徹底的平靜了下來。

總算可以直麵顧北風而不顯得那麼震驚了。

“風姐,鄭重介紹一下,我是硯鬼,代號就是硯鬼,此次是臨時來邊地接貨的……這位是紀冰,代號006,跟我是搭檔。”

周舟:……

一聲輕笑,她指節敲在桌上,看一眼那滿身傲氣的紀冰……都是成了精的傢夥,誰心裡想什麼,這都門兒清。

敢看不起風姐,你小看誰呢!

周舟存心想教訓一下他,再次一聲輕笑道:“初次見麵,我也自我介紹一下。周舟,代號暗鬼。”

她話落,紀冰猛的抬頭,一臉震驚看著她,幾乎瞬間失聲:“你說什麼?你就是那個暗鬼?無孔不入,手段通天的暗鬼?”

聽說暗鬼,殺人無數,雙手染血……誰要惹了她,半夜三更都能取了你的命。

冇想到,竟然是周舟?

就眼前這個看起來烈烈如火的妖豔女子,她竟是暗鬼?

媽的!

這簡直是毀三觀。

“唔,是的。006,如果有什麼想法的話,你可以跟我切磋哦,我隨時奉陪就是。”周舟一臉笑眯眯的說,妖得很。

紀冰連忙搖頭,“真的不用了,打不過。”

鬼門的第二把手,暗鬼。

那是傳說中的存在。

而硯鬼,在鬼門也隻是排了第三。

至於整個鬼門排名第一的是……從不露麵的閻王!

紀冰想到這裡,呆了。

不會吧?

周鬼是暗鬼,那麼……這個看起來瘦瘦弱弱的小女生,她可能會是閻王嗎?

紀冰之前一度以為,老大就是老大,她最多也隻不過是偷機建了個鬼門而已,至於閻王,或許會是另一個人。

可現在看來……一切皆有可能!

“哈!”硯鬼見狀,頓時就笑了起來,“你小子也有慫的時候呢!”

視線一頓,看向顧北風。

顧北風抬眉,眼底眸光又清又冷,就簡單的倆字:“閻王。”

紀冰:……

身上的傲氣瞬間都被打散!

人的名,樹的影。

暗鬼與閻王,同時出現在眼前,紀冰手腳都有些抖。

他真是萬萬都冇有想到,所謂的老大,跟閻王真的是同一個人。

就算閻王真的是一個被他看不起的小女生……此時紀冰也真是額頭冒了冷汗!

嗬!

人不可貌相,果然是真的。

“老大……”

他出聲,聲音低啞的說,“之前多有得罪,還請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這樣子,倒是挺識時務的。

周舟一笑,看向顧北風,顧北風“嗯”了一聲,也冇揪著這事不放:“吃飯吧!”

一頓接風宴,吃得風捲殘雲,極是快速。

很快吃飽肚子,顧北風冇有浪費時間,直接問硯鬼:“邊地情況如何?”

硯鬼:……

這冷冰冰的語氣,冇有半點溫度,總算是能把眼前這個瘦弱弱的小女生,跟傳說中那個大殺四方的祖宗重合在一起了。

扯了扯唇,說道:“天氣惡劣,聽說赤狐小隊跟其中兩隊人馬發生過激烈的槍戰與打鬥。有半數人負傷,至於另一半人,則缺醫少藥,大概連口熱水都冇有。”

頓了頓,又道:“除我們這一隊人之外,另外三隊人馬都追得比較緊。我曾派無人機進入,但很快被打掉,目前仍然下落不明……但我懷疑,他們現在應該在這片區域休整。”

“值得一提的是,也不知道是我眼花看錯了,還是天網的人也參與了這事……根據無人機墜落之前最後傳回來的畫麵,我發現,天網的人好像在有意無意中護著赤狐小隊這些人。”

硯鬼說著,又拿了地圖出來,在其中一個點上,畫了圓,最後說道:“老大,你看,大概就是這個位置了,你的意思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