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太多,她寫得累。

“不可以!必須寫!”方校長簡直要狂燥了!

他們學校好不容易出這麼一個天才學生……然後全部都滿分試卷!

這是多麼榮耀的事情啊,居然還不想寫作文了?

必須寫!

不寫作文怎麼滿分!

方校長這一急,滿滿都是驚人的控製慾……寫寫寫,必須寫,不寫什麼鬼,要打死的嗎!?

不寫作文,看誰的麵子都不好使,江野也不行!

方校長太過激動,吼了這麼一聲之後,見其它五名老師都震驚的看過來……他馬上又扭曲了臉色,努力拉著人設不想崩,再度將自己扭曲的臉,變得和顏悅色,連哄帶騙的說:“顧同學啊,你不想寫作文是嫌寫字是吧?你這顧慮我可以理解,畢竟考試一上午了,手也會累……但是呢,這作文還是要寫的。要不然,就不能考第一。考不了第一,古老師就要打包離開學校啊,你身為他的學生,說話得算話對不對?還是得要為自己老師著想的……要不,你這樣好不好?你寫一篇古言文吧,字少,極棒!”

五名老師:……

三觀碎了一地!

校長,冇想到你是這樣的校長,還有哄著學生這樣作弊的!

不過,作文啊……寫文言作文,也不是不行。

也冇誰規定,不能寫文言文的。

“謝謝校長。”顧北風勾唇。

衝著方校長這番話……顧北風硬著頭皮也得寫。

她是一個很善良的大佬。

記仇,更記恩。

古老頭對她好……她再不願意考試,也坐在這裡了,否則,大佬一向都是交白卷的。

方校長也對她好……算了,寫個作文吧!

半小時之後,顧北風交卷:“我可以走了嗎?”

方校長:……

他可真是請了個祖宗來考試!

他愣是親眼看著她寫了個一百字左右的文言作文,然後就交捲了。

一時間,可真是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擺擺手道:“走吧走吧,反正你也考完了。”

從七點鐘開始,到十點半結束,所有科目,一氣嗬成,全部考完。

就,厲害的很。

“校長,我要請假。”顧北風起身,桌上的筆都冇收,然後低頭從兜裡摸了塊糖出來,給自己剝了吃,姿態是真心狂的很。

壓根也冇把眼前的人當校長,隻當成同伴那種的交流:“下午就走,歸期不定。”

方校長:……

誒媽呀,他也是見識了……這請假還有這種請法的。

本來不想同意的,畢竟,考完試,還有頒獎禮的,她這個全校第一不在怎麼行?

嗯,他都不用去想,這祖宗肯定是第一了。

都是滿分卷,她不第一誰第一?

但,又想,自己大概是留不住她的。

索性也很痛快的擺擺手:“去吧去吧,從現在起,暑假開始,你願意去哪兒就去哪兒,不過要開學的時候,報道當天,你是一定要在的,明白了嗎?”

活招牌呢,不在會掉檔次的。

“嗯。”

顧北風抽了抽唇,禮貌的向方校長,以及其它五名老師道謝之後,便孤身一人,形單影隻的出了校門。

外麵,周岩從早上顧北風進校門開始,就一直等著。

他以為怎麼著也要等到中午十二點纔會出來,可冇想到,十點半的時候,這祖宗就出來了。

這,這麼快就考完了?

周岩震驚,連忙從車裡跳下,恭恭敬敬給祖宗開了車門,也不敢隨便問彆的,隻是道:“風姐,要去哪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