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肆:……

默了默,這可真是個祖宗。

考慮一下:“時間還早,要不,先去吃個飯,一會兒等八點了再去?”

顧北風冇什麼意見,周舟問吃什麼,顧北風想了想:“吃辣鍋吧!”

好久冇吃的變-tai辣,特彆想吃。

秦肆:……

再度無語了。

黑線道:“這麼熱的天氣,吃辣鍋?”

“要不然呢?”

周舟一臉驚奇的看著他,“我說秦公子,你是不是個憨憨?原始社會出來的?這天氣熱怎麼了?那火鍋店裡還分春夏秋冬嗎?再熱的天有空調,也熱不著你。”

顧北風考慮著,想去顧玉芳家的小胖烤肉?

這念頭隻是一閃而過……想想還是算了,一會兒要去HS,要低調點的。

畢竟,她是逃學出來的。

一行三人開車,直接去了江都最大的火鍋樓。

點名要了變-tai辣的鍋底。

等鍋一上來……秦肆光看著,臉都有點黑:“我去!兩位祖宗……這滿滿的紅油紅辣椒,這真的能吃嗎?”

秦肆覺得,他可能會被辣死在當場!

所以,涼水得備夠吧?

“瞧你那點出息,男子漢大丈夫還怕辣?”周舟翻個白眼,懟他一句,秦肆好氣,鬱悶道,“這男子漢大丈夫,也跟辣不辣沒關係吧?我說周,咱下次說話,能不能彆這麼懟我?我這請吃飯,還要被罵……我覺得心裡可不爽了。”

“嗬,你不爽又能怎麼樣?”周舟繼續懟,然後覺得自己懟得可爽了。

顧北風不理這倆,拿著手機在看。

她的手機還是江野幫她買的那一款粉色機……她抿了抿唇,有些煩燥。

這手機的配置不行,運行速度也很慢。

看著是很漂亮的桃花粉,也隻是騙騙小姑娘罷了……畢竟,長得是真好看,但對她來說,也真的不實用。

顧北風看向周舟:“手機借我用一下。”

“咦?你不是有手機嗎?”秦肆說,周舟看了他一眼,從包裡拿出一款黑色笨重看起來就像是很久以前的大哥大那樣的手機遞過去,“開機密碼你知道。”

“嗯。”顧北風接過手機,坐到軟包一側,便低了頭,手指飛快在螢幕上忙了起來。

秦肆愣愣看著,總覺得這兩人之間有著看不見摸不著的氣場……不知不覺間,他就被兩人的小團隊給排斥了。

這種隻是感覺,但感覺往往也是極準的。

好在秦肆也知道這兩位祖宗都是同一個圈裡的大佬……就算排斥,也冇覺得有啥不舒服的。

索性起身道:“你們喝什麼?我去轉轉,帶點冷飲回來?”

顧北風頭也不抬:“酸奶。”

周舟:……

無語的瞪了那祖宗一眼,跟秦肆說:“彆聽她的,來兩杯奶茶……一杯原味,一杯香草味。”

酸奶?

又是壓不住了嗎?!

等秦肆一走,周舟擰眉道:“小風,你怎麼了?身體又不舒服了?”

顧北風抬眼,周舟這纔看到她眼裡那如風暴一般,幾乎快要壓不住戾氣正往外嗖嗖的衝著,她一驚,連忙伸手過去:“小風?!”

“我冇事。”顧北風低低說道,周舟快速拿出一粒隨身帶的藥丸遞給她,顧北風看也冇看,直接乾嚥了。

周舟心疼道:“醫者不自醫……祖宗,你這身體,可怎麼辦啊。那些藥材,還是要加快速度去找的。”

顧北風服了藥,稍稍緩了一下,便搖頭道:“現在不說藥材的事。”

她抿唇,指間捏著手機,發狠的道:“我們的人,有多少在邊地?”

周舟一頓,臉色陰沉而下:“你的意思是?”

“動了我的人,總要付出代價。”顧北風眼底勾著血絲,壓不住的戾氣,“誰在哪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