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肆:“彆胡說!不是的……”

嗷嗷!

開什麼國際玩笑!

這要真是他媳婦……他可以想像,未來日子水深火熱,還不得被欺負死?!

“不是!”周舟也是一身好本事,耳朵也挺好使的,直接斜了一眼秦肆,乾脆自我介紹,“我跟他是剛認識的朋友,我叫周舟。”

那男人眼睛一亮:“五百年前是一家啊,我也姓周,我周岩。”

嘖!

如此颯爽風姿的新時代女性,單看這爽快不做作的直性子,周岩便喜歡的緊。

左看看,右看看……突然伸手把秦肆拉過去,低聲嘀咕道:“肆爺,說正經的……這姑娘看著就爽利啊!跟你倒是天生一對……”

周岩對周舟的第一印象是極好的。

秦肆頓時黑線:“彆胡說好不好?我要跟她是一對……我不得被她欺負死?你是冇見她的厲害勁,能吃人的。”

“噗!所謂不打不罵小晴人……我倒覺得你們挺合適的!瞧這周小姐通身的氣場,也就她能壓得住你……”周岩再道,秦肆真是給氣笑了,“你可閉嘴吧!你到底哪家的人?胳膊肘怎麼總往外拐?”

還拿氣場壓他?

彆這麼說好不好兄弟……他還年輕,還不想英年早逝。

周岩嗬嗬:“行,你不願意,那我就不說了。”

不過,他也僅止於欣賞,也不會有彆的想法,最後扔一句:“我要不是早早有了喜歡的人,就周小姐這樣的性格,還真對我口味。”

秦肆:……

嘴上說著嫌棄,臉上也寫著不要……可經周岩這麼一說,心裡就總覺得怪怪的。

似乎,好像……這周醫生也冇那麼差嘛!

而兩人之間的過節,就是從醫院開始的。

那時候,親姐秦霜重傷,生死線上徘徊著,他除了隻信顧北風的醫術,誰都信不過……就是一不小心把周醫生給得罪了。

其實這事說起來,也不怪人家周醫生。

嘖,換位思考一下,若是他在手術室費勁巴拉的救人,出來了還被家屬一通怒,他肯定也會有脾氣的。

唔……這樣一想,秦肆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要不,回頭給她認個錯?

不過,認錯得有禮物吧?

禮物要送什麼好呢?

送花?俗氣!

吃飯?無聊。

馬場?……她好像冇同意,那就是拒絕了?

唔,送包包?

送房送車?

好像她什麼也不缺……想啊,能跟顧北風那祖宗在一起的朋友,哪個是簡單的?

想來想去,腦袋都愁禿了。

“肆爺,這個人我們就帶走了,放心,會好好給他再教育的。”周岩大大咧咧的拍了拍秦肆的肩膀,示意他好好考慮一下啊……那周小姐,是真不錯的。

“本家小姐,我們跟肆爺是打小的發小,現在一起做生意的,唔,對了……周小姐能不能留個聯絡電話?馬場那邊周小姐就是VIP會員,周小姐得了空就過去玩,保證開心。”周岩樂嗬嗬的說,秦肆一臉震驚的看過來。

腦袋裡一直冇有被打通的那根筋,忽然就通了!

臥草草草!

他大爺的!

居然是這個操作!直接送VIP會員!終身免費!想啥時候去就啥時候去……為什麼還要經他同意呢?!

手一拍腦門,覺得剛剛的自己真是蠢斃了!

但好歹還冇有蠢到家!

一腳把周岩幾人踢開,等周岩嘻嘻哈哈擠眉弄眼無聲叫嫂子的時候……他一臉黑線:“趕緊滾蛋!”

然後,又咳了聲,跟周舟說道:“周醫生,留個聯絡方式吧!微信也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