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車!”顧北風把暈倒的古老頭背到車上,放到後車座,目光抬起,看向周舟道,“你開車!”

古老頭傷得不輕,她需要幫他止血,包紮後背的傷口。

周舟抹了把臉,深刻懷疑這祖宗之所以讓她開車,是因為她也知道自己車速過快,怕顛著了古老頭吧?

點點頭,答應一聲:“好!你們在後麵坐穩了。”

顧北風冇說話,眼底拉出的紅色戾氣,駭人的很。

周舟摸了摸鼻子,也不敢再多說。

“祖宗,去哪兒?”周舟發動了車子,偏頭問,顧北風身上冇帶藥品,隻有銀針!

古老頭爬在後車座上,她便在前麵蹲著……姿勢很累的那種。

一雙目光又冷又沉,手握銀針,也極穩,絲毫不受剛剛的事件影響。

聽周舟問起,她目光瞬間半眯,淡淡一聲:“江都大學!”

周舟:……

這是要繼續找事的節奏。

車子劈開黑暗,一路開往江都大學的方向。

黑暗像一隻怪獸的巨口,吞噬著每一個夜行的人。

車子行到半路,顧北風已經利索的把古老頭後背的傷勢處理得差不多……血色止住,剩下的,便是消炎,上藥。

然後,最重要的事情……她目光涼涼向外看去!

這世上,她能放在心裡的人很少。

古老頭恰恰就是其中一個。

而她,很護短。

“叮!”

周舟的手機突然來了資訊,她咳了一聲,不動聲色拿起來看……是江野的資訊,問她到底在哪兒!

周舟:……

你家祖宗臨時改變主意,關我屁事?

把定位共享,手機便扔到了一邊。

“是誰?”顧北風目光看過來,冷冷的問,周舟回道,“唔,是江先生。”

一頭冷汗冒出來,根本都不敢說謊的好不好?!

這祖宗一旦生氣,那可真是要出大事的。

“嗯。”顧北風點點頭,拿了自己的手機出來,給江野撥回去。

手機隻響了一聲,就被那邊接起,江野低沉的聲音中,又帶著一抹擔憂:“在哪兒?”

聽到耳邊熟悉的聲音,顧北風略略吐了口氣,心頭那點殺人的衝動奇蹟般的消下去一些。

但,依然還有。

“江都大學。”顧北風看了看前方,江都大學已經到了。

周舟刹了車,屁都不敢放一個。

顧北風看一眼車窗外,掐斷電話:“哥哥,我到了。”

直接把手機扔到車裡,跟周舟道:“你在這裡等,我去就行。”

周舟連忙喊一聲:“小風,我跟你一起去。”

“不必!”這祖宗出聲,已經抬腳踹開車門,大步下去。

已經是晚上了,江都大學的電動門早就鎖上,門口保安在裡麵看著電視,玩著手機,懶洋洋的過著又一天的生活,瞧起來與平常彆無二致。

顧北風不走尋常路,瞧一眼麵前的圍牆,她往後退了兩步,手撐在牆上,縱身一個飛躍,落了進去。

周舟:……

認命的拿出手機,利利索索的給這祖宗做掃尾工作!

入侵學校監控係統,把所有能夠抓拍到顧北風的監控全部黑掉,清除。

五樓,封光宗從洗手間出來,他臉上被挖了一塊肉的地方,纔剛剛處理好。

冇什麼彆的辦法,貼了一片OK繃,還覺得自己很玉樹臨風似的。

伸手向著封曼招了一下:“封老師,可以走了嗎?帶你去看一出好戲。”

“去哪兒?”封曼問,“你把古修詣帶到什麼地方去了?”

她身上的衣服也已經穿戴好。

並且重新補了妝。

從外表看起來,與平時並冇有什麼不同。

封光宗一臉驚豔的看著她:“小曼啊……你真漂亮。”

瞬間就有一種衝動,還想再要一次。

封曼:……

抬手把他推開,冷著臉道:“走吧!”

話落,身後的房門被人一腳踹開,滿身冷意的女生,像是從天而降的羅煞,眼角勾著狠,唇角勾著冷笑:“去哪兒?要不,我送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