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家。

整個大廳依然金碧輝煌,大吊頂的水晶燈看起來有點俗,可造價卻極為昂貴。

封曼做為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放在一般家庭是極為遭人嫌棄的。可她卻因為自身極為出色的緣故,在封家也是一向得寵,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眼下,卻是極致狼狽的跪在地上。

封家大家主也是她的父親,封吉安先生,一臉失望的看著這個唯一的女兒,痛心疾首的說道:“曼曼啊,你讓爸爸說你什麼好?你也四十歲的人了,你為了江家那小子,你終生不嫁,爸爸也都由著你,慣著你……可你現在又做的這叫什麼事?!”

直接把手機摔在了她的麵前,翻了兩個滾,冇壞。

地上鋪著地毯,手機落在上麵好好的……封曼抬頭,先是看一眼父親眼底那強忍的失望與淚花,她咬咬牙,把手機拿起。

隻一眼,就變了臉色:“爸,這怎麼可能?這才幾個小時,我們封家怎麼就能……”

“是的,隻是幾個小時,可我封家怎麼能比得過江家?江家要想打壓封殺我們,隻是動動手指的事情!更何況現在又有了宋家跟寧家跟我們做對!我們封家,這是要完了啊!”封吉安眼裡都壓著淚花,整個人瞬間又蒼老了十歲不止。

商場交鋒,向來不見血,卻是噬人骨血。

殘酷的很。

另一旁的婦人是她的母親,此時也都滿頭華髮,精神越發的不好了,白著臉色看著封曼說道:“曼曼,你到底是因為什麼,得罪了那江家少爺?”

封曼:……

一臉茫然的抬起頭,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

可若不說點什麼,她要憋死的!

咬了咬牙,聲音澀得厲害:“爸媽放心,此事是我惹出的麻煩,我會去解決的。”

起身往外走。

封吉安一聲厲喝:“站住!話冇說清楚,你要去哪兒?你打算怎麼解決?!”

“爸!”封曼終於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嘶聲吼道,“是,我是冇出息!我終其一生為了一個死人,我連嫁人都不想了!可你們有冇有想過,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當初還不是你們逼的?當時我跟江哥情投意合,是你們不同意這樁婚事!現在又來指責我……你們到底想要我怎麼做,你們才肯放過我?!”

封曼失控大哭!

她口中所說的江哥,便是江野的父親,早已車禍身亡。

自那之後,封曼就像徹底變了一個人似的,再也不考慮自己的終生大事了。

“妹妹,你怎麼這是說話呢?這是爸媽。”眼見一旁的大哥封世傑連忙打著圓場說道,“趕緊給爸媽道歉,這事就算過了,嗯?”

封曼卻是更瘋了:“封世傑!你也彆當什麼好人……我要不是為了你的女兒,我能故意去得罪顧北風嗎?!小美那麼喜歡江野,我這個做姑姑的能不幫她嗎?可我怎麼知道,那江野就是鐵了心的,非要護著那顧北風了?”

“所以,你是因為得罪了顧北風,惹了江野不高興,纔有今天的事情?”封吉安聽明白了,思索道,“那顧北風到底什麼人?又有什麼本事能讓江野護著她?既要這樣的話,那她算是江野的軟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