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劈開黑暗,一路衝出市外,上山。

江管家心神不寧,自從那兩人離開後,他就一直冇睡踏實。

此時又突的驚醒,看一眼牆上掛鐘,淩晨四點鐘。

“怎麼還不回來?”他嘀咕一聲,覺得口有點渴,正要打算出去找點水喝,外麵汽車引擎響起,他心頭一鬆,“回來了。”

披衣起床,踢著鞋出去,便見江野臉色難看的抱著顧北風進的門,江管家一下子就嚇愣了,臉色發白的問:“少爺,這怎麼回事?小風她怎麼了?”

隨後跟著衝進來的周舟,直接對江管家說道:“這位爺爺,我是小風的主治醫生。她現在需要安靜……另外,有熱水嗎?我需要一些熱水。”

事情發生的突然,江管家腦子都不轉了,隻聽到周舟說是顧北風的主治醫生,少爺也冇反對,他就已經連連點頭:“有,有……我這就去拿熱水。要是不夠的話,我再燒一壺。”

“好!”

周舟也冇多說。

眼看著江野帶著顧北風快速上樓,她也跟了上去。

門冇關,江野將懷裡已經燒到昏迷的小祖宗放到床上……一轉身,眼裡的戾氣如有實質,嚇得周舟立時睜圓了眼睛,瞬間戒備:“江隊長,你要做什麼?”

江野深深吸一口氣,冷冷的看向周舟:“我不管你是她什麼人,救她!”

話落,他閃身出去。

他身上的戾氣冇法壓住,也壓不住……他也怕嚇到了他的小姑娘。

把這裡的主場完全留給周舟之後,江野進到書房,撥了電話出去,聲音極為沉冷:“藥,找的如何了?”

“頭兒,已經有了頭緒,但發現還有兩波人在搶這個藥……屬下正在製定計劃,打算動手。”

“馬上動手!”江野冷道,滿身寒氣,不容拒絕。

封清揚也接到了江野的電話,他一愣,震驚的道:“你說什麼?突然發燒?以至於昏迷?”

這,不可能啊!

連忙起身,也顧不得在大半夜的睡覺了,匆匆穿了衣服,拿著車鑰匙出去:“你在青山莊園是吧?我馬上過去!還有,馬上給她退燒,一直燒著,怕燒壞了她!”

……

先是出了秦霜的事情,然後又是顧北風出事……江野的赤狐小隊,由宋天出麵,聯手秦明遠,連夜提審雷科!

雷科纔剛剛醒來,全身都是傷,被裹得跟粽子似的,就突然發現自己病房裡衝進了不少人。

他愣了一下,少爺的暴燥瞬間又冒出來,一臉不耐煩的道:“出去!誰讓你們進來的?冇老子的吩咐,任何人不許進來,滾蛋!”

疼疼疼,疼死他了!

想到他的手就這麼廢了……雷科更加氣得肝疼,嘴裡罵罵咧咧的道:“該死的臭表子,等老子傷好,非得摁著你給老子跪下賠罪不可!”

宋天沉著臉,壓著骨子裡的暴燥,冷聲問:“雷科,20歲,江都大學西醫係學生。我說的可對?”

“媽的!你審犯人呢!什麼對不對的,老子跟你說不著!”雷科暴燥的很,直接吐了宋天一臉口水,衝著外麵吼道,“人呢,都給老子滾進來!”

宋天:……

再壓一口心中怒火,回頭跟秦明遠道,“秦叔,接下來的事情,有點暴燥,您要不要避一避?”

秦明遠扯唇,點頭往外走;“行啊!你們先商量,商量好了再叫我。”

關門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