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下,外麵走廊的門被推開,一身機車服的女子,長髮飄逸,又颯又爽,性如烈火,奔放的很。

漂亮的大眼睛,先是迅速掃一眼走廊裡的人,然後下巴一抬,看向宋天:“你好帥哥,問一聲,裡麵在手術的,是顧北風?”

是她!

送藥的人來了!

宋天起身,快步過去:“是她!你是來送藥的?”

女人把手中提著的頭盔往胳膊下麵一夾,乾脆的很:“叫我周舟就行。諾,這是她要的藥,用藥用量讓她注意點,過多會死人。”

正在接藥的宋天,立時就一個哆嗦,震驚的瞪著她:“不是……你說真的?”

“我有必要跟你說假的嗎?”周舟一臉驚奇的看著他,撇嘴說道,“愛要不要,總之,這藥,我是送到了……決定權在你!”

“唔,對了。”周舟這會兒終於看向了江野,骨子裡那點奔放終於收斂一點點,笑眯眯的說,“你好,江隊長。果然見麵更甚聞名,江隊長人中龍鳳,配得上我家小風啊!”

上上下下把江野打量個遍,似乎是孃家人在打量未來女婿似的……江野也繃得住,依舊是那一身的氣場,懶散中透著淩厲,同時也把周舟掃過一眼,頷首道:“周小姐客氣了。能與小風做朋友,想必周小姐也有過人之處。”

“江隊長真會說話。”周舟打個哈哈,想著你小樣的還來套我話呢,不可能!

轉而催著宋天:“還愣著乾什麼?去啊!半小時到了,你再不把藥送進去……那人是必死無疑的。”

宋天腦子都炸了!

手中的藥,就像個定時炸彈,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

“送進去吧!”江野道一聲,宋天咬咬牙,快速換了衣服進了手術室。

手術檯上,本就纖瘦的姑娘,此時更顯身形單薄。

她目光堅毅,手術刀拿得極穩。

餘光撇到宋天進來,她眼中的冷硬依然冇有收回去……宋天愣了一下,小聲道:“藥送來了。”

“放下,出去!”生硬的四個字,從她口中逸出,宋天連忙聽令……連多看一眼手術檯上的人都不敢。

要做手術,秦霜的衣服都被脫下來了,左胸中彈,極是危險。

“等一下。”顧北風忽然道,“送藥的人,是誰?”

“周舟。”宋天連忙說,顧北風目光垂落,“嗯”了一聲,“叫她進來。”

宋天推門出去,已經是一身的汗水。

一把拉開臉上口罩,快速說道:“周小姐,顧小姐讓你進去。”

周舟臉色一黑,嘀咕道:“嗬!我就知道,她得抓外援!行吧……給我一套手術服,我進去幫她!”

片刻之後,周舟進入手術室,顧北風抬眼,剛還冷硬的眼底,一瞬有了溫度:“怎麼是你送藥?”

周舟也不客氣:“你以為是誰?那小花小草的,怕被你撞壯丁,他們不來,把我推出來了。”

“嗯,來得正好,我缺幫手。”顧北風看一眼手術室時的各種儀器,快速吩咐,“你帶來的藥,如何使用你心裡有數……馬上注射!”

“好!”

瘋人院剛剛生產的新藥,纔在小白鼠身上做了幾輪實驗,應該是冇問題的。

但,用到人身上,這還是頭一次。

誰知道結果會咋樣?

“唔,對了,這次我過來,還有另一個原因……還記得百曉堂嗎?算了,不關你的事,你從來也不關注。但現在,事情跟你有關了。院裡為你準備配藥的那些藥材,最近終於有了確藥訊息,可發現有人在跟我們搶。我查了一下,是百曉堂的人,多方查證,才知道是他們的主子出現了。”周舟一心二用,快速抽了劑量,又把用完的空瓶塞自己兜裡。

給昏迷的秦霜注射之後,順便把針管也裝了起來……所有的新藥,一概不外泄,一點點的可能性都冇有。

保密意識極強。

而藥注射進去,很快就有了反應。心跳趨於平穩,血壓趨於平穩……一切,都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