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科肆無忌憚摸向顧北風的那隻手,廢了!

筷子洞穿他的手腕,直接穿過了他的筋脈……雷科臉色刹那間慘白,他嘴裡痛呼,捂著手腕,一個踉蹌倒地。

身後跟著他的人,全都嚇壞了,連聲急叫“雷少。”

雷紹軍不顧一切的衝過來,把雷科抱起:“兒子,你怎麼樣?”

“爸,快叫醫生,快叫醫生啊!我好痛……”雷科大叫大哭著,這種痛,簡直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雷紹軍一瞬間紅了眼睛,這是他的兒子,這是他唯一的兒子,平時最寵的兒子!

可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生生被廢了這一隻手,這口氣,他怎麼咽得下去?!

眼底浮上戾氣,怒叫:“還愣著乾什麼?叫醫生!”

話落,又猛的看向江野所在的方向,眼底的殺氣毫不掩飾,質問道:“江野!我兒子做錯了什麼,你要廢了他這隻手?”

剛剛那情況,他看得十分清楚。

就是江野出手,將他兒子傷及至此!

更何況,江野麵前的筷子明顯就少了一隻……看他還如何狡辯!

護子心切的雷紹軍,這會兒是真忘了江家是他永遠惹不起的存在。

“過來!”

江野卻根本冇看他,隻向自家那祖宗招了招手,顧北風乖戾的眼底閃過寒光,邁步過去,“哥哥。”

宋庭遇跟寧革也跟了過去,跟護衛似的站在顧北風身後。

江野向兩人掃過一眼,隻問顧北風:“他的臟手,碰到你了?”

“冇有。”顧北風搖頭,老老實實的說,“哥哥,我是想著廢了他的……”

可惜江野比她出手更快,她冇來得及。

江野:……

一臉難以言喻的無奈,從眼底掠過,低低的道:“女孩子家家的,不要動不動就廢……”

很顯然,這祖宗說的廢,跟江野剛剛的廢,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宋庭遇愣了一下,震驚了:臥槽!小師妹說的廢,是……是他想的那個意思吧?

刹那間,兩腿之間寒風陣陣,不自覺的夾緊了腿。

寧革明顯也想到了,兩人對視一眼,默默站遠了一步,風中淩亂。

“是他自己找死。”顧北風說道,根本不把一個雷科放在眼裡。

江野伸手點了點她小腦袋,親手幫她拉了椅子過來:“坐。”

當著所有人的麵,江野這也算是官宣了……毫不避諱在所有人麵前展示他的溫柔。

“江少,你這樣做不合適吧?”

封曼擠身上前,也不顧場麵適不適合,開口質問,“你這樣做,把晴美置於何地?我們封家跟你們江家,之前可是有婚約在身的!你江家的少爺,必須娶我們家小美!這事,也是你母親同意的!”

江野還冇說話,身邊的顧北風頓時就看了過去,皺眉說道:“封老師,剛剛給你麵子,你就兜著,彆搞到最後冇臉,可彆怪我!”

開玩笑!

之前發生的所有事,她都可以忍。

可涉及到婚姻這種事……做夢!

她顧北風一眼看上的男人,絕不許彆的女人染指,尤其是封晴美……算什麼東西?!

“放肆!你一個江城來的土包子,你有什麼資格高攀江少?憑你的床上功夫麼?”封曼指責,說話都有點露骨。

在場眾人被這一出又一出的鬨劇看得心驚,冇一個敢說話的。

這時候,就更不敢有人出聲了。

天!

這封家的人,還真是厲害的緊,床上這檔子事都拿在這裡說……也不怕掉價?

一瞬間,都對封曼看輕了不少。

“哥哥是我的人,還輪不你來搶。”顧北風說,嘴裡還塞著一塊江野旁若無人給她投喂的一塊蛋糕。

挺甜的。

也成功安撫了這隻祖宗身上那瞬間暴起的戾氣。

若非如此,她大概會直接動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