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挑了一套出來,跟搭配好的衣服一起拿了出去,放到客廳沙發上。

江野轉身又進了廚房,做一下收尾工作。

鍋裡燉的肉還差一些火侯,他設定了時間,便冇再管……至於其它熬好的粥,蒸好的小籠包,他有點犯難。

這麼多,吃的話,肯定要撐,不吃的話……天熱,容易壞掉,有些可惜。

“管家。”

江野想了想,往外喊了一聲,江管家樂嗬嗬的從自己房間出來,一臉笑眯眯的說,“少爺,啥事啊!”

江野:……

管家你這麼笑眯眯的看八卦,真的好嗎?

“做的晚飯有些多了,怎麼處理?”

扔了可惜,吃的話不現實。

這是個問題。

“就這?”管家一度懷疑自己的耳朵出錯了,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他說,“少爺,不就一點晚飯,也值得你這麼糾結?這事交給我了,你們該乾啥乾啥去吧!”

管家進了廚房,然後,下一秒出來的時候……臉都抽抽了。

話說,少爺你是在餵豬?

一共兩三個人的晚餐……你準備了十個人的量!

這是要撐死的節奏。

“少爺放心,鍋裡的肉,等你們晚上回來,還能吃個加餐,保證是熱的……至於粥,一會兒盛出來,密封放冰箱,晚上也可以加餐……總之,所有這些晚飯,今晚都可以做加餐!”管家斬釘截鐵,絕不浪費。

江野:……

打擾了,並不想加餐。

……

金碧輝煌的酒店大廳,人來人往,歌舞昇平。

男男女女,儘都盛裝出席……女士晚禮服,男士西裝,一個個俊男美女,成功人士,是江都城裡真正的上流圈子。

這樣的宴會,封家人自然也在。

白日裡古板嚴肅的封老師,封曼,今晚簡直就是光彩照人,豔壓群芳!

“封老師,今晚如此漂亮,等會兒可要陪我跳支舞呢!”一個大腹便便滿臉油光的男人,瞬間盯上了封曼,如同惡狼盯到了肉,眼睛恨不得一直都沾在封曼身上,甚至想上手去摸。

封曼目光一閃,不動聲色避開,場麵上客套一句:“唔,原來是雷同學的家長!雷先生,今晚這場慈善拍賣會,倒是彆開生麵,像是舞會現場。”

雷紹軍見美人兒躲開,到底有些可惜。

但都是場麪人,誰也不會為這事生氣,雷紹軍立時就哈哈一笑,說道:“可不就是舞會?慈善拍賣也不過一個噱頭而已,主要為的還是玩。”

“唔,怎麼隻見雷先生,不見雷夫人呢?”封曼舉了舉紅酒杯,風情萬種的笑著,直把雷紹軍笑得心裡發癢,不屑的撇了一眼說道,“她能有什麼事?她有她的小圈子,還不都是一群廢物!成天就知道比吃比穿的顯擺……”

雷紹軍說的話極是粗魯,又極是大男子主義,封曼皺了皺眉……厭惡之情由心而起。

正說著,雷科一身吊兒郎當的打扮晃了過來,一臉不耐煩的說道:“封老師,你先讓讓,我跟我爸說幾句話……”

直接把封曼擠走,封曼纔不在意這些……說的她好像願意陪這個肥豬似的!

客氣笑笑,轉身讓開。

“誒,你這孩子……我這正跟你老師說話呢!”雷紹軍立時嚷嚷著,想要去追封曼,被雷科攔住,快速說道,“爸!你先管我的事行不?我看上了個女人,挺野的,我想弄她……你借我幾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