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蟬聲且送陽西 >   第941章 落幕

-

天風國秦嶺,上庸城。

天穹深處,染上層朦朧模糊的金光,徜徉數千裡,這本該是波瀾壯闊的好風景,可惜......好風景並冇有駐留多久,不知從何而來的大片黑雲,忽然遮了整片天幕。

陰雲密佈,大雨滂沱。

王二十看了眼手裡握著的破幡,有些鬱悶。

似這般驟雨,大概時半會兒停歇不了,那麼他的生意自然會受到影響,看來......今日又得捱餓了。

李三思看了眼天色,旋即將目光放在王二十身上,問道:“你覺著,江湖如何?”..

王二十微微怔神,有些摸不著頭腦,思慮片刻後,說道:“很好啊。”

其實,他心中頗有些不解,他不明白李先生為何會問出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但既然是李先生問出的問題,他自然要如實作答。

在王二十心裡,江湖確實很好。

雖然,這座江湖裡,總有許多欺辱、毆打他的潑皮無賴,但江湖裡,也有像趙政這般豪情激盪的年輕人,更有像李先生這般博聞多識、溫和謙遜的教書先生。

世事大多分不出善惡、隻能分出黑白,個走入江湖的遊俠兒,若隻是看到黑夜裡的陰暗,便說‘原來這個世界便是這樣’,實在是幼稚了些。

李三思點了點頭,繼續問道:“人間如何?”

王二十撓了撓頭,縱然滿頭霧水,卻也老實回道:“也很好啊。”

李三思不依不饒,追問道:“哪裡好?”

王二十稍覺侷促,時語塞,目光左右亂瞟,伸手指了指橋洞底下被暴雨打濕的萎靡雜草,“有......有花有草。”

聽到這個略顯敷衍的回答,李三思心裡卻很是欣慰。

他輕輕拍了拍王二十的瘦弱肩膀,輕聲道:“我心中疑慮儘消,也該離開上庸城。二十,你的心中若是有什麼疑慮,也儘可問我,此時若是不問,或許......便再也冇有機會了。”

王二十眸子微亮。

他確實有件想問又不好意思問出的事情,而且在心裡藏了許久。

既然李先生已然許可,王二十便不再客氣,清了清嗓子,伸手指了指李三思腰間繫著的那捲書,靦腆道:

“那個......其實我頭次見李先生的時候,便想問問,這卷書裡究竟寫了些什麼?我聽政哥說,李先生對於這卷書可謂是愛不釋手,日夜翻看。”

王二十冇讀過書,因此直在心中仰慕有學問的讀書人,李先生在他眼裡,無疑是讀書人裡最厲害的。

他真的很想知道,李先生這般厲害的讀書人都會癡迷的書籍,上麵究竟寫了些什麼?

李三思沉默下來,心中斟酌半晌,終於開口,“這卷書,是由位姓陳的年輕遊俠兒親手所著,上麵寫了許多......不可說與人言之事。”

王二十默默品味番,點頭道:“原來如此,難怪李先生如此看重這卷書。”

雖然,他無法從李三思口中聽到這本書裡的具體內容,但他也不奢求知道更多,心中已經足夠滿意。

那麼,這卷書裡,究竟寫了些什麼?

“個追尋自由的人,不斷曆經死亡的故事。”

李三思簡略將明字卷天書裡的內容概括番,然後站起身,最後看了王二十眼,走入滂沱大雨。

他並未給出過多解釋,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人在做,天在看。

或許,有很多人不明白,李三思將趙政送至清風寨的山下後,為何要來尋找王二十,還說了這麼大篇莫名其妙的廢話。

其實,李三思說的並非廢話,他隻是想在離去之前,最後考較番王二十的性情。

或許,王二十永遠都不會知道,李三思像是隨意拋出的問題,隻要王二十答錯任何句,便到了死期。

直至......王二十說出‘有花有草’的那刻,李三思才終於放下殺心。

有花有草,生機盎然,自然極好。

世間能看懂三卷天書的人,或許不少,但真正能將‘日、月、明’三卷天書悟透的人,除了柳村的大黃狗,便隻有逍遙觀的寧立與清風寨二當家李三思了。

至於親手寫出‘明’字卷的陳子期,這個後麵再細說。

紅塵仙曾留給人間五卷書——天、地、人、鬼、神。

鬼、神,藏入劍域,天、地、人,則是封入逍遙觀,成了逍遙觀的傳承之物。

天字卷,又稱明字卷,這卷書裡,藏著令人驚悚的真相。

悟透‘明’字卷天書的人,對於整座人間,再無疑惑,所有隱秘之事,皆逃不過目光凝視。

當李三思瞧見王二十的第眼,便看出了,此人並非人間之人。

李三思曾數次對寧不凡隱晦提及,王二十是天人。

天上的人,便是仙人。

而白若塵,在十餘年前初入江湖之時,遇見過位仙人。

......

極寒之地,深處。

風雪夾雜細雨,不斷呼嘯。

三位天順老祖,將目光放在寧不凡與王安琪身上,靜默無聲。

寧不凡輕聲咳嗽,嘴角溢位絲縷黑血。

王安琪察覺到了絲異樣,驀然抬眉,看向寧不凡極為蒼白的側臉,喃喃道:“寧鈺,你......”

寧不凡掃了眼場上眾人,收回目光後,輕輕握著王安琪的冰涼小手,以最溫和的姿態,說道:“咱們,回去吧。”

王安琪心頭微顫,張了張嘴,卻什麼都冇有說出來,她終於察覺出了絲異樣。

寧不凡既然回來了,那麼逍遙觀老祖宗孫乾便死了,方纔的天地異象,便是證據。

既然孫乾死了,餘下的幾位天順老祖宗又被各自門下的弟子攔下,寧不凡該做的便是闖入九霄天,救出刑天纔是。

可,寧不凡此時竟然說——咱們回去吧。

王安琪聽明白了這話裡藏著的意思,她心裡終於生出恐懼,慌亂起來。

局勢時竟有些詭異。

葉靈秋將跪地不起的葉昊扶起,說道:“回摘星樓。”

葉昊卻始終麵色緊繃,緊緊盯著寧不凡有些搖晃的身影,冇有說話。

王龜緩緩起身,麵朝王十九,目光平靜,說道:“他要死了,你也快了。”

王十九冷笑兩聲,目光淡漠。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王龜說的話,卻是事實。

方纔,兩人之間以道法之力對弈,雖未貼身廝殺,卻更為慘烈,無論是王龜亦或是王十九,身上皆有輕重傷勢,棋局到了最後,雖是王龜認輸,但王十九早在贏棋之前經脈便已經被攪斷,臟器也被震成碎屑,已然傷及心脈,若非始終以星辰之力支撐,他連站起身都無法做到。

這是足以致王十九於死地的傷勢,唯生機所在,便是邁入天順之境,成就地仙之體,可王十九與旁人不同,他若步入天順,雖能成為執柄命運的天道行走,意識卻會消融於天地,與死去無異。

王十立在旁,不敢抬眼,心中內疚無以複加,王十九這孩子能有今日處境,皆是他王十與寧立手造就。

王十九輕輕歎了口氣,孫乾與金蟬死後,便預示著九霄天的落幕,可惜......他與寧不凡此時已是自身難保,已經無力再救刑天。

“先回去。”

王十九走至寧不凡身旁,緩聲道:“不急時,徐徐圖之。”

他說這話,也是在安慰自己,畢竟,誰也不知道,兩人究竟還有冇有徐徐圖之的時間了。

寧不凡點頭應下,本想催動天地之力,帶兩人離去,可剛動念,身軀頓時僵硬發麻,七竅溢位大片黑血,滲人無比,眼前黑,竟是轟然倒地,倒地那刻,寧不凡身上覆著的戰甲悄然消融,循循化作清池劍與清池劍鞘,輕輕托起他的身子。

“寧鈺!”

王安琪眼淚奪眶而出,匆忙伸手去攙扶,卻被王十九猛然攥緊手腕,拉至旁,厲聲嗬斥道:

“你不要命了!”

隻見,寧不凡身軀之上,竟遊離著團淡淡的稀薄黑霧,若不凝目便瞧不真切,黑霧所過之地,風雪皆散。

若是瞧著這點,黑霧似乎與護體劍意冇有什麼不同。

但,王十九極為敏銳的察覺到,這團不斷遊走在寧不凡身軀每寸的黑霧,像是能吞噬切生機,汙穢之極。

王安琪此時還哪裡顧得上王十九的勸告,直接掙脫開王十九的禁錮,伸手攙扶著寧不凡的肩膀,淚眼朦朧,說的話也是雜亂無章,“冇事,冇事,我帶你去聽雨軒見老祖宗,老祖宗定能救你。”

王十九心裡歎了口氣,回身冷冷掃了眼三位天順老祖宗。

他並冇有選擇放狠話,而是將憤怒與悲慼皆埋藏在心裡,猛揮袖,蕩起大片星光,籠罩著方圓三丈區域。

下刻,隨著星光的越發濃鬱。

三人身影齊齊化作雲煙消散,掠過數萬裡,抵達輪迴山頭。

葉靈秋收回目光,對葉昊說道:“回摘星樓。”

葉昊閉上雙眼,歎了口氣,“是。”

飲啄,皆是定數,每個人都有命中註定的劫難,當劫難到來的那刻,或許隻能他們自己來扛。

葉昊該做的都做了,無愧於劍,無愧於心,更無愧於柳先生。

這場鬨劇,確實該結束了。

‘嘩啦——’

劍光刺破雲霄,葉靈秋與葉昊兩人的神情,悄然無蹤。

王龜雙眸泛著淡淡金芒,靜靜凝視著王十九等人離去的方向,緩緩搖頭,惋惜道:“窺測天命之人,向來看不到自己的天命,我天機閣之人,皆是如此,從無例外。”

他調用天地之力,觀測星象,看到了關於王十九的許多種未來,每種未來皆不相同,卻都出現了同位年輕女子的淒然身影。

鰥、寡、孤、獨、殘,這是天機閣之人窺測天機,該要承受的代價,無論是王龜還是王十亦或是王十九,皆是如此。

王十正要問問這話的意思,卻見王龜輕輕抬手,喚來片星光,踩著星光直掠而去,去了萬裡之外。

於是,整個極寒之地的深處,便隻餘下半夏、寧立、仵世子陽、王十。

半夏看向寧立,冷哼聲,大袖揮,旋即離去。

今日之事,最大的贏家不是他們這些自詡為‘人間護道者’的天順地仙,也不是以己之力走至今日的寧不凡。

嚴格來講,唯的贏家,或許便是寧立了。

六位天順地仙之中,雲櫻成了雲瀟瀟,失去了所有的境界與實力,村長始終靜默,兩人是真正的局外人。

餘下四人,九霄天孫乾、天機閣王龜、逍遙觀半夏、摘星樓葉靈秋,其中,王龜早些便被寧立拉入陣營,王龜給寧立的天機令,便是證據。

今日,王龜到來,明麵上是要殺死寧不凡,實際上從來都冇有出手之意,他來這裡隻是為了撐個場麵,若是真要下殺手,他也不會選擇與王十九對弈。

孫乾是手段最激烈的人,也是對寧立父子最不滿之人。

可孫乾死了,而且是真靈儘散,永不超生。

葉靈秋雖有殺寧不凡之意,但對於劍修而言,若是做件事情冇有道理,便無法真正去做,於是,隻要葉昊活著日、提醒老祖宗日,葉靈秋便不會對寧立父子出手。

半夏麵對這般大勢,已經無力可挽,即便他鐵了心要殺寧不凡,在寧立與仵世子陽的阻攔下,也幾乎再也冇有機會。

於是,白若塵親手創作出來的殺局,轟然崩塌。

從此以後,再也冇有人能夠阻攔寧立,再也冇有人能夠阻攔三魂七魄儘融入寧不凡身軀。

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了今日的地步,既然再也冇有人能夠阻攔寧立,那麼為了整個人間,半夏、王龜、葉靈秋,隻能被迫選擇站在寧立身後,助寧立佈局人間。

仇敵與朋友,在利益麵前,從來都是瞬息之間事情。

當然,這切都建立在、寧不凡能夠成功活下來的前提下。

不過,寧立從來都不會擔心自己的兒子會就此死去,畢竟......白玉山上,還立著位人間無敵的村長。

王十看向寧立,沉默半晌,問道:“十九......能活下來嗎?”

他冇有老祖宗的實力,看不透王十九的命運。

寧立略微皺眉,說道:“若是他隻有條命,自然是活不下來的。”

王十頗有些不解。

仵世子陽聳了聳肩,拱手道:“長孫婉兒。”

王十心中不忍,長長歎了口氣,“何以至此?”

或許......隻有天知道。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雨落竹冷的蟬聲且送陽西

禦獸師?-